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POI/RF 520小甜点】特别任务

灵犀一点:

Day R,201X.


“大战”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小分队再次接到任务通知。


纽约郊外的一个小镇,如往昔一样平静。小镇某街角转弯处的电灯柱上,监控器正默默地盯着对面的小教堂。木质小教堂蓝顶白墙,别致又庄严。


教堂内,Shaw已经在二层小阁楼占好有利位置,教堂下的情况一览无余。和往常任务一样,她穿着黑色小皮衣,黑色紧身裤,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她手里拿的不是抢,而是一台手持摄像机。


“我这边准备好了,你那边情况如何,John?”



“好得不能再好。”Reese用他一贯低的声线回答,面上不带一点表情。


“下次有特别任务能不能早一点告诉我,最少留点时间让我准备一下。”看着Reese从头到脚一身手工定制:黑色燕尾服搭配暗红色bowtie,再看看自己廉价的,并且因为加班而一天未换的造型,Fusco白了Reese一眼,不满地说。


“Lionel,闭上嘴,不然,我就要请你离开这里。”Reese看了看手上的名表,皱了皱眉,不带多一点表情。


Reese的话向戳中了Fusco的某个死穴。“Wonderboy,你大手一挥就辞职走人,我还得在警局替你擦屁股。现在要我执行特别任务,你好歹跟我客气一点。”


Reese还是一副面目表情,像听不到Fusco的抱怨。


“跟你们这群没有下限的家伙混了这么久,还这样对我,你们,你……”Fusco突然灵光一闪,“Lover boy,你不会是紧张吧?!”


Fusco与阁楼的Shaw都一面坏笑,而Reese则一副不可置否的表情。


“Guys,我们的目标已经到了。”众人耳机传来Root的甜美声音。


小教堂外,一辆加长版林肯刚停下。


Finch缓缓地从车上下来,今天他穿着一套修身的三件套,暗紫色的西服西裤,内搭浅紫金色暗花的马甲和浅色衬衣,深咖啡色地花纹领带和同色系胸前小丝巾,脚上穿着他最好的Bontoni皮鞋。他有点困难地抬头望了望前方的教堂,抿了抿嘴,若有所思。


“放松,Harry。”Root悄然无声地站在Finch身边,一身优雅小黑裙,调皮地望着对方:“这是我们面临的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任务,Harry,我和她(瞥了一眼对街的监控摄像头)都相信你能胜任,何况还有Bear陪着你。”说罢,她把Bear递给Finch,转身离开。没走几步,还不忘给Finch抛了个眉眼。


“现在走还来得及。”Finch低头望着Bear。Bear一面茫然,歪头望着主人,发出萌萌的“嗯”一声。


“今天的通讯设备都被Root没收了,即使我缺席这次任务,也不能不辞而别。对,我进去只是通知大家要走了,绝对不是执行本次任务。”Finch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拉着Bear步向教堂。


Bear今天异常活跃,有点迫不及待要冲进教堂。Finch拉着它,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教堂的门被打开,门外的阳光钻进了教堂大厅。Reese眯着眼睛看向门口,一个身影出现在阳光下,既熟悉又温暖,顿时有一股暖流,不停从胸口处涌向身体每个部分,他有一种愉快到窒息的感觉。


随着Finch步入教堂,教堂响了一首《Air in G》。


Reese不停地眨着他迷人的双眼,望向阁楼的Shaw和Root,一脸“你们搞什么鬼”的表情。


“别这样看着我哦,这可能是女儿送给爸爸的小惊喜。”Root意味深长地说,然后和身旁的Shaw相视而笑。


音乐声也吓住了Finch,因为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站在这样一个位置,今天这个形势,他有点招架不住。他想转身离开,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身体仿佛凝固在原地。恍惚间,一把声音轻轻地喊了句“Harold”,把他从混沌的想象拉回现实。Finch望着离他不过十步之遥的Reese,对方充满深情、带点怜惜又夹杂惶恐的复杂眼神,让他沉溺其中,他确实想不出一个转身离开的理由。


此时,Finch的左手被一股力量拉着向前,是Bear。Bear拉着主人走到教堂的圣坛前,便立刻拐到了Fusco身后,迫不及待地开始品尝Fusco准备好的甜甜圈。


Finch瞪了Bear一眼,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坏狗狗”。而Reese则一脸坏笑地看着Fusco,说了句“Good job,Lionel.”


站在Reese面前,Finch一面无奈地望着对方。“Mr Reese,我们还没有就某方面的问题作出最后的约定,现在……”


没等Finch说完他的一番辩解性理论,Reese已经用一个吻堵住了他嘴。


“这是我的最后答案。”离开了Finch的唇,Reese温柔地说。


“这是作弊!牧师还没有开始婚礼仪式!”Finch反驳。


“这样,重来一次。”Reese画风一转望着圣坛上的牧师:“轮到你说了!”


“哦……哦……这样新郎可以亲吻他的新郎!”牧师已经被Reese严酷的表情吓得忘记了婚礼的步骤。


这一次,Reese没有玩笑,没有作弊,他一面诚恳地望着Finch,“曾经的我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是你,把我重新来回世界。你是我活着的唯一原因,是我与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羁绊。”


“John,这个世界上,你只是平凡的某个人,但你可能是我的整个世界。”Finch说罢,不好意思地转开了目光。


Reese急不可待把Finch一揽入怀,轻声说:“谢谢你给了我想要的答案。”之后,便又是深情一吻。


一旁的Fusco吹起了起哄的口哨,阁楼上的Shaw和Root撒下了白色玫瑰花瓣。


“造作的浪漫”Shaw忍不住吐槽Root的安排。


“Sweeties,我保证,不会在我们的婚礼撒白色玫瑰花瓣”Root搂着Shaw的肩膀说。


“真的?”


“真的!我会撒黑色玫瑰花瓣。”


Shaw被她眼前人气得哭笑不得,只能回敬几声冷笑。


没有哥德式大教堂、没有几百人的观礼嘉宾、没有豪华的圣诗班现场演唱、没有可爱的小花童们、没有交换结婚对戒,甚至连新人互相说“I do”的步骤也被省略掉了,有的只有那个偷步的吻,一切的一切都不符合Finch的设想,但与Reese并肩一起,这就是一个完美的婚礼。


此时教堂对面的监控器,红点高频地闪动,传送回基地电脑的数据出现如下显示:


Mission Completed.



评论

热度(34)

  1. 离去哀歌灵犀一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