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ALL羊】“我喜欢你!”【表白篇】【段子】

Tsuzukuˆ:

【ALL羊】“我喜欢你!”  【表白篇】【段子】



※有车高亮(。ì _ í。)
※小段子呈现注意.
※打了一堆TAG实在是不好意思…


【霸刀】
“……我…我喜欢你……”


背对着纯阳正在练习刀法的男人动作一顿,缓缓收了刀。他转过身,朝纯阳一步一步走来。
霸刀冷肃的面容,带着迫人的气势,一时间给纯阳道子带来极大的压力——他觉得自己几乎维持不住面上故作冷静的表情。于是他很没出息地选择了转身逃离。
一堵泛着靛青光泽的墙挡住了他的去路。
纯阳被划出气墙的霸刀从后拥在怀里,对方灼热的气息喷吐在他的耳廓,“表白完就想跑?我可没同意呢……”



【纯阳】
“师兄!我…我…喜欢你……”


身姿慵懒的靠坐在软榻上的人表情带着惊异,这让内心本就七上八下的剑宗少年愈发不安起来。
气宗道士伸出一只手对少年勾了勾手指,却没法让他朝自己更进一步——他抿着唇,向后退了两步。
道士心底既是好笑又是气恼。
他下了榻,快步走近了少年;为制止他继续后退,他用力地将他按进了怀里,“好师弟,我等你这一句表白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苍云】
“喂!我喜欢你!听到了没有!?”


苍云被纯阳揪着领子按在墙壁上。
还未及弱冠之年的纯阳道子脸上是他惯有的骄傲,就算身高输于他,气势上也不愿落下分毫,就像是一只被豢养的小猫却仍不愿丢弃自己的尊严一般。他真是爱极了他这别扭的小性子。
苍云勾起嘴角,并不理会被揪得满是褶皱的衣领,伸出手捏住了纯阳微抬的下巴。
将一个轻吻烙在他的唇畔,“听到了,宝贝儿……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把你拉上我的床了……”



【天策】
“……我喜欢你……”


  查看全段



【琴羊】
“我喜欢你。”


纯阳弯着眉眼,那双墨色的眸仿佛盛满了繁星般明亮,让长歌觉得有些移不开眼;他带着温柔弧度的嘴唇溢出的亲密话语,让两人之间那层薄纱被彻底撕毁。
长歌伸出手,指尖触碰到对方的脸颊;他微微托起道子的下颔,察觉到对方的顺从,灼热的双唇带着欣喜与迟疑,轻轻覆上了对方犹带着笑意的唇瓣。



【花羊】
“我应该……是喜欢你的。”


万花将下颔枕在纯阳的肩上,从他的身后半拥着他。这是他一天之中最喜欢的两个时辰——每当纯阳道子沐浴完毕后,便会寻个舒服地儿安静地看书,因此,自愿做了人肉靠垫的万花才能明目张胆地吃心上人的豆腐。正当他在纯阳道子耳边不厌其烦地叨叨,日常询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时,他听到了道子少见地答了话。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等等?!”万花弟子松松环着道子腰肢的手也猛的收紧,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半晌,他干巴巴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纯阳道子将手中的书放到一边的案上,扯住腰间的手转过身,直视着呆怔的万花弟子,唇边带着无奈的笑意,“我说,我喜欢你。听明白了吗?”



【佛道】
“大师,不知你可愿与贫道共度余生?”


佛门弟子一怔,将目光移至站在昆仑玉虚峰顶的纯阳道子身上。修习剑宗心法的道子并无内力护体,层叠的衣袍在昆仑冷冽的寒风中猎猎作响;一头墨发在风中连着恨天高的坠饰一同飞舞,与其浑身清冷的气质,竟像是要立刻羽化登仙一般。
佛门弟子有些失神,他不受控制般伸出手,抓住了道子飘逸在空中的一缕乌发,却在指尖触碰到那冰冷的温度时猛地回了神。
他发觉自己很难违背自己的心意。
佛门弟子定定神,将手收回立于胸前,低喃了一声佛号,“还请道长过几日随贫僧一道回少林还俗。”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