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Yuuri, be my coach!(6)

七桃-日语修行中

*穿越时空,教练学生身份互换梗

*原作背景,五年后已婚设定

*勇利设定为原作线五年后,即将退役的“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因不明原因穿越到十七年前,给少年维克托做临时教练

*少年维恰长发美如画,时间设定为青少年组得冠的前一年

*ooc属于我,糖属于他们



Yuuri's side

圣彼得堡的日出很晚,夜晚几乎占据了一天的三分之二。然而勇利又一次失眠了,在不知原因的穿越以后,他经常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发呆,思考过去、现在和未来。如果给他一个机会回到大学,他大概可以去学哲学了。

不过今晚不太一样,他的眼皮已经快睁不开了,但是他的大脑却异常活跃,不得不坐起来眺望窗外的星空。

他能辨认出来的星座不多,他的学习生涯只能让他找到大熊座和猎户座。在九州的冬季是见不到大熊座的,然而在圣彼得堡却能看得很清楚。

他借来了维克托最近在JGPF上的录像带,维克托一如他记忆里那样完成了比赛,摘得了一枚银牌。他的节目完成度在赛季中期不错,如果不是因为挑战后内结环四周跳(4s)失败,没有选择稳妥的三周跳,他很可能压过现在的第一名得到金牌。

维克托表现得很好。作为一名十五岁的年轻选手,他表现得实在太好了。如果星星也有感情,它们当然会聚集在维克托的身上。这也让勇利变得心烦意乱。他有什么能教给维克托的呢?

诚然,那些复杂的四周跳是很好的选择,但是事实证明他没有勇利也能学会五种四周跳。他的两个节目和表演滑已经在赛季初就被设计好,即使要调整也只是技术动作的变化罢了。他甚至可以自己编舞而不需要太多的帮助。

勇利从来不觉得自己比维克托要强大,但是当他在冲动下答应了维克托的请求后,他注意到他的身份变了。作为教练,他必须要值得被信赖。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成为切雷斯蒂诺或者雅科夫那样的优秀教练,但他确信自己无法成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样的人。

他不可能对维克托说你要先减肥才能上冰,他不可能让维克托展现猪排饭的魅力,他也不可能在维克托胜利之时亲吻他的嘴唇和手指。

勇利不确定他能不能把维克托带上原先的轨道,他害怕他的介入导致维克托不能赢得他应得的奖牌。如果赢的人不是维克托,而是别的什么人,比如一直掩藏在维克托光芒下的格奥尔基,他也有足够的水准。

说起格奥尔基,勇利不免想到他和维克托都是雅科夫的学生。如果雅科夫没有时间照顾维克托,那格奥尔基还有米拉他们这些选手又要怎么办呢?这让他挫败地咬紧了下唇,没有猜想他这份临时工作是否还得罪了圣彼得堡冰场上的领主。他希望雅科夫不会以为是他引诱了维克托做他的学生,事实上很可能要相反才对。

事实上,维克托没有对他说谎,如果不是他率先鲁莽地同意了,或许他们能找到更合适的方式说服雅科夫,而不是在事后通知他。这让勇利不禁摇了摇头,但是他又不免细思为何维克托要他做自己的教练。

只可能是他的花滑技巧了,他想。无论如何,来自十八年后的技术水平肯定发展得更好,原先做不到的旋转和跳跃最终总会被找到解决的方法。也许真的有一天,有人会完成不可能的阿克塞尔四周跳。

只要一点就好,只要他能给维克托带来一点更好的变化就好。勇利想,无论如何他也要让维克托在两周后的俄青赛上夺冠,然后维克托才能有机会在世青赛上崭露头角。

然后年轻的自己会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维克托……

他再一次播放了维克托的短节目录像,悠扬的旋律再一次在房间里响起,甜美柔和的女声像是春天和煦的阳光一样明媚,这是一首关于初恋的歌曲。维克托难得地选择了一套碧绿色和白色渐变的考斯滕,渐变的色彩上搭配了闪烁的水钻,这使他看上去比平时青涩一些,鲜嫩得像是带着露珠的嫩芽。

尽管后来维克托声称这是他的黑历史服装,从后面捂着他的眼睛不让看那时的录像,但是这并不妨碍勇利喜欢他现在的造型。勇利对比了一下他自己那套糟糕的罗温格林,他觉得维克托的黑历史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嘛。即使维克托穿上韩国选手李承吉曾经那套色彩鲜艳的服装,他相信维克托也会帅气到荷尔蒙爆炸。

俄语的歌词勇利辨认得有些困难,但是他仍旧跟上了维克托步伐的节奏。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长夜里明月高悬,最深的秘密藏在我心底。蔚蓝的海上泛起白色的浪,我很快就会明白我心底突然的涟漪。即使远离了暴风雪我也难以入眠,距离入春已经过了两周,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又是什么人?

勇利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维克托也许自己都不知道,当勇利十二岁第一次看到他的节目时,他就带走了勇利的心。



Vitya's side

他在场外看到了注视着他的勇利,不禁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我刚才滑得怎么样?”他很快滑到栏杆边上问。

勇利的眼睛里又开始闪着他熟悉的光芒。他喜欢勇利闪闪发亮的眼睛,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能够触摸到那双眼睛里藏着的梦想。

即使他被雅科夫骂了一顿,并且承诺会在俄青赛上夺冠才能保留他这位临时的新教练,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更多。

维克托·贪婪的·尼基福罗夫总是想要最好的。

米拉之前评价他已经丧失了理智,面对一位国际知名的教练和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就像雅科夫自己说的一样,他只是去离个婚又不是死了,为了世锦赛他不介意放弃一些自己的利益。维克托猜想莉莉娅也是一样,这对夫妻只想尽快结束这段婚姻,雅科夫要带着他们准备世锦赛和世青赛,莉莉娅还要跟随芭蕾舞团去欧洲巡演。

但是维克托知道自己很清醒,不能够再清醒了。雅科夫是他最尊敬的教练,但并不代表雅科夫能解决他一直以来的问题。

他想要的比雅科夫想象得还要多。

更何况他对勇利还很有好感。当他第一次看到勇利的表演时,他就被那双眼睛里深沉的感情所征服了。是勇利向他先伸出了手,他便再也不想放开。

尽管他们约定的时间只到世青赛结束,但是这也让维克托心生微笑。两个多月足够他了解勇利了。

“很好,我是说表演得非常好。”勇利总是不吝惜他赞美的言辞,维克托都觉得如果他真的像勇利所说的那样,他也许早就拿到成山的金牌了。

“短节目里我想加一个四周跳。”维克托问道,“放在开场尝试一下怎么样?”

勇利沉思了一会儿,他看上去很是犹豫。维克托知道是JGPF上那个失败的四周跳造成的影响,这让他有些失落。雅科夫之前也不赞成他的想法。

“我想我阻止你也不管用的。”勇利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这让维克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勇利看起来很无奈,但是这就是维克托本人的性格,没人比他更自我了。

“你想练哪一种四周跳?”勇利也踏上了冰面,他的眼镜被放在了场外,看起来和戴眼镜时完全不一样。黑色的头发比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长了一点,勇利试图把它们从眼前晃开,但是没有发胶的帮助他很快就放弃了。

“后内点冰四周跳(4F)。”维克托说,不管别人怎么想,他总是直截了当地索取他最需要的东西。

勇利小小地惊叹了一声,不过被维克托优秀的听力捕捉到了。

“当然是4F,当然是4F……”勇利喃喃自语道。这让维克托有些困惑,勇利很多时候的反应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就好像勇利说了个圈内笑话,而维克托完全没有明白。他觉得也许他应该听懂的,但是勇利总是神秘得让人捉摸不透。

他曾经猜想过勇利是个基督山伯爵式的人物,他的花滑技术非常好,临场经验也很丰富,但是没人能解释为什么一个有能力站在最高领奖台的选手会如此默默无闻。

他一定受过很好的教育,英语说得很标准,对俄语适应得也很快。他大概去过许多地方,他的厨艺非常好,他肯定是个很棒的爱人。他总是很安静,但是没人能拒绝那双棕色的眼睛。

勇利为什么会在那天出现在冰场?维克托不知道如果那天他没有去加练,勇利是否还会成为他的教练?如果那天出现的是米拉、格奥尔基——米拉的母亲芭比切娃夫人也可能会把钥匙给他们——那么勇利会成为他们的教练吗?

他是否只是个幸运儿?如果勇利看过他的比赛,那么他也很可能看过只比维克托小一岁的格奥尔基的表演。勇利也会对格奥尔基说他真的很喜欢对方的表演吗?

维克托突然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不喜欢这样的猜测,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的,一切只是庸人自扰。

“不管怎么说在两周内学会4F是不太可能的。如果你想在俄青赛上表演四周跳,4T和4S是更好的选择。”勇利对他说,“我见过你的4T了,你掌握的很好。让我们先从4S开始吧。”

然而他读懂了勇利的潜台词:在两周的俄青赛后,他会得到他想要的。





——————————————————
配乐选的是Алсу的Весна ,含义是春天。歌词翻译参考了中文和英文的翻译,原文俄语实在看不懂了。这首歌的mv很有趣,故事讲的是一个年轻的修女偷偷爱上了一个在教堂落下背包的小伙子。


勇利:要是维克托没赢怎么办?会不会未来的传奇就是格奥尔基了?
维恰:那天我要没去是不是勇利就成格奥尔基的教练了?
格奥尔基:不不不我不是!我是无辜的!

评论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