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纯甜

过翼

维勇甜饼,无脑纯甜,一发完结。


祝小天使食用愉快么么哒。


————————————————————


以“勇利真是太可爱了”为中心。



婚后,普通的一个清晨。


床上,银发的男人首先醒来,他睁开眼,感受到熟悉的重量正压在胸膛上。低头,黑发青年正趴在他的身上熟睡着,身体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低垂,还算清瘦脸蛋压在他的身体上,嘟成了可爱的婴儿肥。


可爱到犯罪啊……维克托欣赏着爱人的睡颜,一边怕吵醒他不敢动一动睡僵的身体,一边又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白净的脸蛋。


“唔……维恰……别……”黑发青年迷迷糊糊地,去拨正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


“勇利,”维克托把比自己小一号的手包住,放在唇边亲了亲,“起床了,我的小猪。”


“再一分钟……”勇利抽回手,像曾经抱着维克托等身抱枕一样,手脚并用地箍住维克托,满意地蹭了蹭,再次陷入梦乡。


真是甜蜜的负担啊……维克托苦笑着带着这只八爪鱼进了洗手间,一手托着他的屁股防止他掉下来,另外一边熟练地单手挤好了牙膏,把牙刷塞进勇利的嘴里。至此,勇利终于稍微清醒过来,顶着一头乱毛唰啦唰啦开始刷牙,然后搂着维克托,交换今天的第一个吻:“早上好,维克托。”


今天的天气真好,在前往训练场的途中,勇利这样说。


“是的,你的笑容也很可爱,”维克托回应,亲了一口勇利冻红的脸颊,并认真地欣赏自己亲手打扮出来的爱人,和运动服相比,勇利穿着帅气的机车夹克也很可爱,或者说今日的晴天衬得勇利格外可爱?


就在两年前,他都绝不会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这样爱一个人,并且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后半生同他绑在一起。而且,自己现在还非常遗憾没能早点认识他,了解现在已经无法了解的更年轻的爱人。


“真想提前十年遇见你,”维克托晃晃两人相扣的手,“小时候的勇利一定很可爱。”


“也并没有啦,”勇利摇摇头,“小时候的我除了滑冰和维克托之外什么都不关心,可能有点无趣。”


“现在的勇利也只关心我和滑冰嘛,”维克托挑挑眉,莫名地有些得意,“这样的勇利很棒哟。”


“唔……不过十年前的维克托的话,才升组没多久吧,正是拿到成人组第一块金牌的时候,”勇利陷入了美好的回忆,“十七岁的维克托,真像个天使。”


勇利脸上的表情让维克托几乎开始嫉妒起那时候的自己。


“不过,如果那时候维克托出现在长谷津的话,我一定会紧张到手足无措!”


“十年后也一样嘛,手忙脚乱满脸通红。”


“真想看看十四岁的勇利手足无措满脸通红的样子啊~”这样感叹过后,维克托莫名其妙地突然回到了拿到第一块金牌的时候。


“喂,雅科夫,我要请假!我要去日本!”


“集训的关键时期你要做什么!不允许!”


“我要去追寻我一生的幸福,祝福我吧雅科夫!”


“幸福个屁!不许去!听见没有!喂!喂!……坏小子!”


第二天的清晨,天还黑着,长谷津的胜生乌托邦紧闭的大门就被一个远方来客敲开了。


“您好……胜生乌托邦还没有营业呢……”顶着一头乱毛的勇利睡眼朦胧,声音听起来粘粘糊糊的“唔……等等,维克托先生?!!!”


“是的,勇利,你好~”维克托挥挥手,笑出了标志性的心形嘴,此刻他顶着满头的白雪,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赶了最早的一趟飞机来到了日本。睡眼朦胧一头乱毛的小勇利和十年以后简直如出一辙,果然是手忙脚乱满脸通红呢~听见勇利的拒绝,维克托露出失望的表情,“没有营业吗?真遗憾……”


“不不不不请!请进!”勇利同手同脚地把维克托领到客厅坐好,“请稍等!”说着如同旋风一般冲回了房间,啊啊啊啊啊啊是维克托啊!现在应该是赛前集训啊维克托为什么会来!刚才我的表现还好吗!我还穿着睡衣!我还没梳头发!!维克托先生对我的印象一定很糟糕吧嘤嘤嘤嘤嘤……勇利缩在角落里进行了一番严厉的自我唾弃。


等到勇利换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请喝茶……”勇利抖抖索索地端上了茶杯。


“勇利在紧张什么呢?”维克托安抚地拍拍勇利的手,把他拉到身边坐下,“我看过勇利滑冰,勇利是个很棒的孩子!你的表演给了我很多灵感呢。”


“谢谢您……”维克托夸我了夸我了!!!爸爸妈妈姐姐老师!!你们来看呐!我给你们表演后内点冰四周爆!维克托夸我了!!!


“所以我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看看你日常的训练,作为报酬,我可以给你一些指导,好不好?”维克托伸手捏捏勇利此时还没有消退的婴儿肥。


“……”


“好不好?”


“好!”勇利已经彻底沉醉在了这双深邃的灰色眼睛里。



接下来的一周,维克托按照约定,认认真真地辅导勇利的每一个动作,看着这个孩子,日复一日努力地进行着很无趣日常训练。在同伴们都离开后的冰场,勇利还在重复着最基本的跳跃,稚嫩的脸上满是投入,真像啊……维克托第无数次地示范完,靠在场边擦着汗看着他,忍不住轻笑。


这一次跳跃,很完美!


“维克托先生!您看!!”勇利看向维克托的方向,眼睛亮晶晶的。


“完美!勇利很厉害!”维克托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也,也并没有……”勇利在维克托的怀里烧成了一只大虾。


回去的路上,勇利走在维克托身后,维克托伸手过去,把他拉到了身旁。“去海边走走吧,来了一周了,我还没有见过长谷津的海呢,”维克托提议道,于是两人转而向海边走去。


夕阳西下,整片海都被镀成了温柔的金色,浪花拍击着岸边的岩石,哗啦——哗啦——


注意到勇利很多次的欲言又止,维克托主动开口问:“勇利有什么要说的吗?”


“维克托先生,到底为什么会来长谷津呢……”勇利的头垂得低低的,只能看见头顶的发旋。


“嗯……大概是心灵感应吧。”维克托戳戳那个小小的发旋。


“?”


“我感应到勇利喜欢我啊,因为。”


“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什么的……不不不不不是的……”


“不喜欢吗?”维克托露出有些难过的表情。


“也并不是……”勇利嘟嘟的脸蛋涨得通红


“其实是很,很喜欢维克托先生的!”勇利向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周以来,双眼第一次勇敢地直视维克托,“其实最喜欢维克托了!”


啊啊啊啊说出来了维克托先生会讨厌我吗会觉得我不自量力吗啊啊啊啊啊啊——


维克托噗嗤笑出声来,弯下腰抱抱勇利,在他通红的耳边轻声说,“我也最喜欢勇利了哟。”


长谷津的海,同十年之后一样美丽,十四岁的你,也同十年后,一样可爱。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