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POI原创】Never Hesitate 从未迟疑

凌矶冰:

渣作者备注:(我心中的)老板识别模拟的唯一方法。看过第五季504后, 周五到了上海本来应该早睡,结果脑洞产生且无论如何睡不着觉,就敲下来了~ 普遍意义HE,我应该是表面虐实际都甜那种~无差清水~


 ————————————————————————————


假的,又是一次模拟,这个Mr.Reese也是假的。


Finch看着眼前这一幕默默地想着,这是他唯一认出Mr.Reese的方法,也是最让他痛彻心扉的方法。


他闭上眼,等待眼前的虚拟现实投影仪被摘下来。


Mr. Reese…


 


John…


 


John。


——————————————————————————————


Finch睁开眼,眼前坐着的不出意外是Greer。


“Mr. Harold Finch, 似乎除了这一件事,没有什么能让你的心起一丝波澜啊”,Greer 转过去看了看才依然平静下来的电波图形,“但是你这么快就能适应这边是现实,说明你本来就知道刚才你所经历的是一场模拟。Samaritan分析了所有尚存记录中的视频和声音数据,我们真的不明白有什么问题。介意告诉我们么?连Samaritan都不能模拟出来的对话?”


Finch看着他一脸觉得此事饶有趣味的表情,继续他的沉默。


 


"还没觉得累么?那么改天我们再来一遍吧,Mr. Finch,我们有的是时间。“


 


John,连Samaritan都知道的事情,我们怎么会一直对它视而不见呢?


 


——————————————————————————————


 


Finch是在警报声中睁开眼的,满目是警告灯刺眼的红光,耳中充斥着的,是叫嚷着要封锁整个设施的蜂鸣。


过道处传来他感到熟悉的脚步声,他不敢声张。直到John站在他面前,他也不敢表现出喜悦,只是默默地盯着眼前满是伤痕的人。


眼前的Mr.Reese温柔地等了一两秒,见他不打算说话,轻声说道:“Harold,是我。我知道你可能不想说话,我也不敢说能想象到他们对你做了什么,相信我,先跟我出去,好么?”


Harold点了点头,继续盯着眼前的人。哪怕他知道眼前的人不一定是真实的,他也贪恋能看见他的分秒时间。如果即将迎来生命的尽头,那不停地盯着眼前的人,不是什么坏的选择。Finch没办法判断哪一次会是最后一次——道德陷阱骗不了他,Harold Finch有自己的原则——但跟Mr.Reese相关的模拟他却做不到平静无波,毫无反应。在判断出是模拟场景的每一刻他都有种冲动,只要让像牵线木偶一样的护士将针刺入他的颈动脉,他就能结束这一切。在失去理智以前,他要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因为模拟中虚假的温情出卖他的所有伙伴,而经历这么多次场景之后,他发现他最可能会出卖的就是John——哪怕在模拟里,他也不想留下他一个人战斗。有几次他甚至也做不到单纯的在远处看着John,前任特工从来会无视老板“务必注意安全“的嘱咐,随时冲进一场又一场战争中去拯救他们的号码。


每一次的Mr.Reese都是这么温柔,每一次。Finch看着眼前的人在听到声响后回身射击,在行动的瞬间展现出一个特工该有的凌厉果敢、杀伐决断,却在转过身对着他时用最温柔的眼神看他,眼中没有杀意,只有沉稳、平和中透露出的满足。仿佛只要站在John身后这些杀手就会凭空消失,或是只要站在一起他们的身旁就会出现一个小型电磁场自动扭曲所有的子弹飞行路线,仿佛只要他们在一处,一切战斗所带来的慌乱、匆忙、生离、死别的可能都会从当前的时间线被抹除,所有事情的结果都会落在那一个囊括所有好运坍缩而成的点上。从特工模式到温柔模式的切换发生在各种情况之下:  John回过身示意他跟上的时候,或是轻轻地伸手将他护到身后的时候;抱住他跟他说“对不起我来晚了”的时候,或是颤抖着跟他说“我想象不出他们对你做了什么”的时候。


偶尔会有一个John跟他说出那三个词,但是Harold太快就能知道那是假的Mr.Reese而不是他的。再偶尔会有一个Mr.Reese带着他完全的逃出去,会对着他说我们不再管这一切,不再管机器,不再管人类,只过我们自己的日子。Harold就马上答应他,说好,我们不顾这一切去过平静的日子——因为Greer会马上终止这段模拟,而Harold会看着眼前的John的幻影微笑,想着真好——真好,不会涉及到机器的模拟不是被需要的,他依然清醒的知道这一点,并且能够自主地终止模拟;还有真好,他在这里答应过一次,也算是回应了一次John的真心。


Harold Finch在这种时候就在想,或者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连Samaritan都知道,他们怎么会没看出来。还是从来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而John在察觉到之后又不声不响地守在了那一条线上,用来尊重Harold在他面前早已放弃了的“界限问题”。


 ——“Finch, 你总是这么盯着我看,我会以为我脸上除了伤痕和血迹以外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每个Mr.Reese都会在战斗之中试图用俏皮话转移话题。有的模拟之中的Mr.Reese讲的笑话就很蹩脚,完全没有他的John那么幽默风趣。所以不要动摇,这个人不一定是真的。


——“还是你今天突然发现你的员工的外貌水平还算值得欣赏?”


好吧,John有的时候就很爱显摆,这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


——"哦算了,看你的表情我就不想知道答案了。”大个子员工回身,对着别人的膝盖开了两枪。


还有John真的很喜欢打别人膝盖…这也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


Harold Finch跟着眼前的Mr. Reese走,他不敢说话,因为怕自己一旦开口就会忍不住透露John的信息,怕因此害了他现在最珍视的人。这个策略他在最开始就定好了,真的John只会以为他是惊吓过度,绝对不会有所埋怨,他不能说话,他不可以说话。


Harold Finch在等,在等一个机会,在等他能确认的唯一方法。


他必须精力集中、判断精准,才能分辨出眼前的是不是真的Mr.Reese。


 


枪声响起,Harold震惊而欣喜地望着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是真实的,他在现实之中获救了!他从来只是推测,原来这确实就是真正的John和模拟出来的人的区别。


John Reese对于Harold刚才往火力集中点上走的行为余悸未了,还好Harold在John试图挡在他身前时将他们一起拉了回来,现在的他有点担心Harold受到的精神折磨太多而起了轻生的念头,那可是Harold,无论多么艰难的困境之下都曾带他们走出来的Harold。


Harold摇摇头,否定了John心中担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