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疑犯追踪】[全员]纽约一家子【点梗】

子夜旦未央:

我感觉我专心致志想情景喜剧反而没有平时的好笑哎......


感觉唯一符合情景喜剧的就是这个标题了......


这篇......又不好笑又流水账了......点梗的GN不要打我......




点梗人: @Archie 


还有上次想让我把以疤加进去的GN: @残宵SSSS 






Finch和Reese吵架了。


原因很简单,Reese又在一次拯救号码的行动中意外负伤,并且还想偷偷向Finch隐瞒伤情,不过,The Machine出卖了他,Finch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和Reese进行了一场有关道德伦理上的争辩,然而在Reese坚持拒绝透露伤势后,他们陷入了冷战。


等一下,进展太快,是不是忘了什么?在故事正式开始之前,应该有必要介绍一下我们故事当中的主人公。


John Reese,前任特工,拥有一张迷人的脸和在军队与CIA中训练出来的好身手,俘获了无数少女(还有一部分少男,当然,不是在出于Reese自愿的情况下)的芳心,不过,他最标志的,是他那一双突破天际的大长腿。


他的长腿是天生的,至于他的腿究竟有多长,问当初接生他的医生就知道了。


“夫人,坚持一下!孩子的头出来了!身子出来了!腿出来了,腿出来了,腿出来了......”


Reese原本服务于政府,后来在一次鄂尔多斯的任务中伪造了自己的死亡,现受雇于老板Harold Finch,并于不久前向Finch表白且取得了成功,两人的关系也从上下级一下子跳转成了恩爱的情侣。


Harold Finch,Reese那个集萌与土豪于一身的老板,后来变成了陪伴Reese终生的伴侣。喜好喝煎绿茶,喝过的煎绿茶杯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常年身着三件套,资产无限,同时也是The Machine的发明者。


The Machine,Finch发明的神奇机器,被奉为“上帝”,能够预见犯罪,吐出社保号码,但吐出的社保号码既可能是行凶者,也可能是被害人,这对拯救生命的Reese和Finch来说是一大考验,尤其是,在他们开始冷战的第二天,机器吐出了他们的一个老朋友的号码——Carl Elias,纽约远近闻名的黑帮老大,光报出他的名字就让人敬畏三分,势力非常强大,可以称得上是纽约地下的雄狮,因此,除了Elias与日俱减的头发之外,Reese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对于Elias能够称得上是威胁。


Finch本来不想让Reese出这一次的任务,但是没人能拗得过大个子特工,所以Finch特地把Shaw派去与Reese共同执行任务,还让Root来当两人的后援。


Sameen Shaw和Root是Finch和Reese共同收养的一对女儿,在共同相处了三个月后,Root凭借着自己独到的人格魅力(和电击枪以及熨斗)成功地掰弯了原本“喜好:男”的Shaw,从此过上了天雷地火的性福生活。


回归正题,Reese在今天的任务之前就已经当过了Elias的守护天使,两次或者三次,他不记得了,Elias的身边有副手Anthony和Moran跟随,他们是Elias的发小,也在辅佐Elias走上王座的道路上立下了不小的功劳,虽然Elias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和信得过的手下,不过The Machine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吐出他的号码,据Reese的观察,现在对Elias威胁最大的是隔壁的黑帮新秀——Dominic,鉴于Elias作为老大具有一定的警惕性,Reese还是习惯进行暗中保护。


“爸!”


Shaw叼着冰棒来到还在拐角处拍照片的Reese身边,并且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他。


“电话,我后爸找你。”


Reese接过了电话,不情愿地说了一句。


“Finch。”


电话那头传来了Finch严肃的声音。


“Mr.Reese,我反复思考了一下,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打电话来和你说一声,不准再做什么危险的事情,比如,像昨天那样为了逃跑带着号码从一个房顶跳到另一个房顶,在保护号码的同时也要保护自己的安全。”


Reese无奈地深吸了一口气,自从Finch和他确认情侣关系之后,Finch变得比之前更加担心他的个人安危,Reese总认为Finch像一只紧张兮兮的兔子,一只戴着眼镜,趴在电脑前,用萌萌的兔爪来摁键盘的兔子,Reese承认,他有几次在跟踪号码时接听来自Finch的电话的时候的确脑补过这样的画面。


“Finch,如果你足够了解我,就会知道,在我还身处CIA的时候,上级是不允许提出疑问的,但是我时常会对我的任务产生怀疑。这么说吧,Finch,我很难保证我不会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服从命令绝对不是我的强项。”


“爸。”


Shaw戳了戳Reese的腰。


“我鞋带开了,帮我系一下。”


“好嘞!”


John Reese,就是这么一个有原则的父亲。




Reese跟丢了Elias。


在他帮Shaw把鞋带系好之后,再抬头,街角已经没有了黑帮老大的身影,他正忙着四处搜索自己的目标呢,迎面就撞上了来寻找他的Fusco。


“嘿,神奇小子,眼镜儿要我把Bear交给你。”


Fusco把绳子交到了Reese手里。


“他说还是不放心你,就给你牵来了一个好帮手,既然任务完成了,我就先走了,Carter还在等着我回去处理文件呢。”


Joss Carter,是第八分局一名正义的警探,一开始是追捕西装男,也就是Reese的成员之一,在被Finch说服加入了拯救号码的小分队,而且,或许是出于种族的天赋,她是第八分局“Rap审讯法”的伟大创始人。


Bear,一只可爱的马里努阿犬,被Reese带回家后迅速融入了大家庭,时常为拯救号码的行动保驾护航。


Lionel Fusco,一名警探,与Carter一样同属第八分局,曾经误入歧途,后回头是岸,同时,他也是小分队里最后一个知道The Machine存在的人(对,Bear知道的都比他早)。


Reese记忆犹新,他向Fusco介绍了上帝之眼The Machine之后,拉开了车门,说是要送Fusco去会合。


“我们去哪儿?”


想要送他去The Machine那里的Reese顺口一答。


“送你去见上帝。”


那一次,Reese永生难忘,自己差点给吓懵在副驾上的Fusco做人工呼吸。




哦,好像又扯远了。




Reese焦头烂额地站在原地,但他又不想给Finch打电话,Fusco就更不用说了,胖警探指定会在接到Reese的求助电话后,在折回来的路上配上一定量的嘲笑,Shaw啃着那根冰棍悠闲地站在一边,看上去没那么着急。


“我觉得他去他的地下秘密据点了。”


Reese首先发话。


“我不这么觉得。”


Shaw舔了一口手中的棒冰。


“你这么肯定?”


Reese怀疑地看着Shaw,自家女儿自信地伸出两根手指。


“我赌20美元。”


正在他们说话的功夫,Root朝着两个人的方向走了过来,她首先和Shaw打了个甜甜的招呼。


“Hello,Sweetie,听说你们需要我的帮助。”


“The Machine和你说话,我需要你帮我问一下Elias现在的位置。”


“没问题,Sweetie,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我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奖励。”


没有人能比Root的暗示更加明显,Shaw翻了一个白眼,把手中的冰棍啃干净了之后,一把拥住Root来了个深情的接吻,直到Reese咳嗽两声提醒她们,两个人才分了开来。


“好了,给我们指路吧。”




Reese,Root,Shaw带着Bear站在Elias所在的地方前,Shaw向着Reese摊了摊手掌,Reese心痛地从钱包里面抽出了一张20美元放在了宝贝女儿的手心里。


“看,我就说Elias不是在什么地下秘密据点里吧。”


Shaw开心地把意外得来的零花钱塞进口袋里。


“我哪知道,发量堪忧的Elias会到Moran的理发店理发?”


Reese生无可恋地回答。


“再理下去,他都快秃成潇洒哥了!”


“OK,冷静,我们现在就走进去看一看情况。”


Root正要走进去,门口一个名叫Archie的手下拦住了Root的去路。


“站住!这是Elias的黑帮重地,最近Dominic的帮派Brotherhood一直在跟我们对着干,所以为了里面那几位老大的安全,凡是想要进去的人,必须得对上我说的口令,下面听好了:刀疤手上一把刀。”


Root等待着耳机中的The Machine给她答案。


“老师头上不长毛。”


“口令正确。”


Archie让出了一条路,Root和Shaw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Reese和Bear正要进去的时候,Archie又伸出手将他拦下。


“不好意思,先生,里面不允许携带宠物入内。”


Reese没好气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是什么?”


“你的手机。”


Reese拉了拉拴着Bear的绳子。


“这又是什么?”


“拿来牵狗的绳子。”


“这根绳子的末端绑在哪里?”


“你的手机上。”


Reese听完后,一把抄起了Bear抱在怀里。


“那不就行了吗?这狗是我的手机链,手机链你没见过啊?”


Reese说完,帅气地走进了房间,只留下Archie一人还在风中凌乱。




“Hello,Old Friends。”


Elias坐在椅子上欢迎他的老朋友,而小分队则静静地看着Elias在理他那少得可怜的头发,并且为掉在地上的那些头发感到心疼,Shaw看着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在昏暗的理发店中发着光,差点就要感叹一句“夜空中最亮的星”。


“Elias,我们收到可靠线报,你处在危险中,行凶者很有可能是Brotherhood的头目Dominic,你最近和他发生过什么冲突吗?”


Elias听Reese说完这句话后,沉下了脸,他示意身后替他理发的人不用再理了,小分队的成员们在看到Elias的头发不再减少后,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Dominic想要挖我的墙角,他想让Anthony跳槽到他的队伍里去,Anthony没有同意,他就等待机会,伺机报复。”


Elias解开了胸前的围布,站起身来。


Reese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为什么Dominic还在打Anthony的主意?除非是从第一季到第五季,你没有一次向Anthony表白你的心意。”


Reese见Elias没有接口,觉着自己十有八九是说对了。


“Elias,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们俩从小就青梅竹马,长大后,Anthony也一直在保护你的安全,而你,到现在都没告诉Anthony你的心思?作为老大,你好歹应该表示表示啊。”


Elias戴上了眼镜,同时也在思考Reese告诉自己的话,Reese可比自己直接多了,和Finch下棋的时候,棋友就经常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一两句,在危急关头,Reese又在耳机里用他低沉的嗓音对他说起了情话。


的确,时间也差不多成熟了,Reese说的很有道理,所以Elias决定明天就约Anthony出来,把心里想说的那些话都当面告诉他。




第二天,Elias约了Anthony在天台见面,受到邀请的见证人——TM小分队,也作为临时保镖,站成一排,默默地在一边等着看好戏。


“Anthony,我有一些话,很早之前就应该对你说了。”


Elias在小分队令人惊悚的注视下深情地看着Anthony。


“我们是从小一起成长的,我们在一起经历了很多,你的忠心很令我感动,即使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你还是选择我当你的老大。每一次遇到危险,也是你挺身而出,让我逃出生天,对于你做的一切,我也有一句话想要回报你,那就是......”


就在这激动人心的一刻,Dominic带着小弟们杀向了天台,与此同时,Finch也带着Fusco来到了天台做支援。


面对被打断的Elias和Anthony,Reese实在忍不住了,他直接冲了上去,把两张近在咫尺的脸按在了一起。


原本Dominic想直接劫持Anthony,但是Dominic的眼睛在看到Elias和Anthony的吻之后开始飙血,手下们慌乱地冲了上来,扶住了Dominic,然后把他们的老大拖下了天台,在被拖下天台之前,Dominic还不甘心地大喊了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


皆大欢喜的结局,Reese也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和Finch缓和关系。


“Finch,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你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我爱你,不是因为你吃醋,当着我的面踩碎了一个两百万的百达翡丽,也不是因为你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套月租10万的公寓,更不是因为,在我手上的时候,你把成堆的钞票往下倒,我爱你,是因为,我就想跟你过如此简单质朴的生活。”


说罢,他也吻上了Finch的唇。


Fusco哭了。


Shaw拍着他的肩膀。


“你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吧?”


“不。”


Fusco心酸地扔出了一个空空如也的钱包。


“我也想过如此简单质朴的生活。”


看着正在接吻的男士们,Root拉起了Shaw的手,本来还想说几句应景的调戏,结果Shaw用唇封缄,直接帮Root省略掉了这个环节。


待到完成了这个吻,六人才发现Bear一脸纯洁地吐着舌头,而Lionel·柜中人·Fusco已经眼含热泪站在了天台的边缘。


美好的一天就在这几人打情骂俏的甜蜜中结束了。




最后,献上一首片尾曲。


《吉祥四宝》


演唱:Finch,Reese,Root,Shaw


Root&Shaw:“爸爸。”


Finch&Reese:“哎!”


Shaw:“大锤出来阿根去哪里啦?”


Finch:“在玩枪。”


Root:“阿根出来大锤去哪里啦?”


Reese:“在食堂。”


Root:“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啊?”


Finch&Reese:“她吃饱啦。”


合:“我们四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彩蛋】


情人节的时候,一场瓢泼大雨打断了所有情侣们的出行计划,小分队被大雨困在了图书馆里,Root觉得寂寞,就把Finch和Reese拉了过来。


“你拉他俩来干嘛?”


Shaw抬头问道。


Root甜甜地挽住Finch的胳膊。


“闲着无聊嘛,让我爸Harry来给我们唱歌解闷。”


“唱就唱呗,怎么连我爸Reese也一块儿拉过来了?”


“不是说,下雨天,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吗?”

评论

热度(128)

  1. 离去哀歌子夜旦未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