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他从不言说11(维勇/花吐病)

Azu:

#各位宝贝过年好!给各位拜个晚年!


#更新隔了好久啊…对不起久等了


#就是感觉自己ooc,所以昨天晚上开始原剧第四刷…嘿嘿


#前文戳我


#目录戳我


 


11


 






你知道胜生勇利这个人最害怕什么吗?


 


从前的胜生勇利的生活,如果用圆珠笔画条线,很多地方肯定是起伏不定、崎岖不平的,会因为纸张不平整或者笔水断断续续而兴奋或衰弱,但平静的日子终归比较多。自认普通的他更是在大多数时候没什么波澜。胜生勇利就是这么一个人。


 


大部分的人会了解的也只有胜生勇利滑冰时的样子,可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终究是连身边的人都难以理解,切雷斯提诺不知道、美奈子不知道、西郡不知道、优子不知道、他的爸妈和姐姐也不知道。


 


维克托也不知道。


 


……


 


眼下维克托稍微皱了皱眉都让勇利心惊胆战,他捏紧了手里的花、强行把它们团成手掌可以容纳的一团,然后快速又小心地把它们掖进被子里。


 


尽量离自己近一点…不要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暴露出来。


 


维克托并没有醒,皱了皱眉眉头之后又重新恢复平静。而勇利却是再也不敢伸出自己的手去触碰他了。


 


他看着眼前维克托的脸,维克托睡觉非常安静,可能是照顾自己太久了导致严重的睡眠不足吧,一时半会儿怕是还要接着睡下去。


 


就这样看着维克托的脸,让勇利有一种时间静止的错觉。


 


小小的和室里挂着窗帘、因而没有光打进来,眼前的事物和这个男人都一动不动,这感觉让勇利不适应、眼睛更是没处放……他并不喜欢时间静止。


 


可他又不盼着时间加速的流逝。


 


在他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躺了三天。这就意味着他的病已经不知不觉到了第三个周次、并且第三周已然过去了一半。


 


如果花吐病真像网上所说,患病者只能活一个月,那么勇利就只有一周半的时间了。这种生命所剩不多的感受离他越来越近,压得他喘不上气、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他的眼神像他的思考一样跌跌撞撞,最后无可避免地再次投向那张好看到能够迷惑全世界女人的脸。


 


这个人是他长期以来的偶像,是他从小长到大的精神动力,而如今变成了他的教练,而如今……


 


而如今变成了扼住他喉咙的杀人凶手。


 


他不禁开始身体颤抖,无论他如何地思考,他都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没法控制心口这份即将跳出来的感情……他什么都做不到,连在这个男人眼前遮住眼睛、闭上嘴都做不到。


 


他的颤抖让维克托慢慢苏醒,抓住勇利的手猛地一动,维克托睁开眼睛。


 


在他看到勇利已经醒了并且朝自己的方向投来视线的时候,他几乎激动到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像是飞扑一般挂到了勇利的身上。


 


勇利又瘦了。两条手臂环住勇利的时候、维克托立刻注意到这件事。


 


但维克托也没有提起来这事,而先问勇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然后告诉勇利他已经昏睡三天了的这件事。


 


勇利看起来并不惊讶,看着维克托紧张兮兮的神情、勇利只是微笑着拍拍维克托的后背摇了摇头。


 


维克托又问勇利是怎么知道的,接着还没等勇利开口就又问是不是尤里奥告诉你的,感受到颈侧勇利的头轻微的点了点,维克托又抱得重了一点。


 


“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这样问着,又感受到勇利的头蹭着摇了摇。黑色的发烧摩挲着他的颈侧,让他感觉有点瘙痒又觉得怀里这个人有点可爱。


 


“勇利这三天昏倒我真是好担心啊…本来以为你只是泡温泉跑晕了头,结果等到天亮,你居然还没醒过来。后来测体温的时候你又发烧了,度数还不低……真是紧张死我了!勇利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


 


维克托说到这里突然感觉怀里的人正在颤抖,他下意识地住了嘴、想推开这人看看他的脸,没想到勇利一直轻柔地放在他背后的手却突然用力了起来,居然让他也停了动作。


 


一直没有开口的勇利突然沙哑着嗓音喊他的名字。


 


“维克托…维克托。”


 


他看不见,勇利眼泪模糊了视线也无暇顾及,一只手把刚才从维克托抱住他时嘴里就断断续续掉下来的花攥的死紧,几乎把手都抠出血来。


 


“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


 


他的声音终于没法包住他的哭泣,呜咽了起来。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