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维克多先生的烦恼

绿大爷:

日常小甜饼


关于让爱人主动的方式


维克多先生表示一本满足


肉注意*


OOC是我的好朋友


❤❤❤❤❤❤❤❤❤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这个在30岁之前就能将事业与爱情大丰收的男人,却在最近开始有些苦恼。


 


他的爱人不太会主动对他撒娇。


 


虽说他与勇利在一起之前,有过几段还算不错的恋情,但基本都是对方主动示爱,他只需要热情回应便能成为对方眼中举止绅士的恋人,在一起约会或是交谈时,更像是偶像与粉丝的见面会,说着对方喜欢的话语便能让对方欣喜不已。


 


他原以为这便是恋爱,也并没想象中那么幸福,但直到他遇见勇利。


 


与勇利相处时,他原本所拥有的游刃有余都化为乌有,内心如初尝爱情的毛头小子一般狂跳不已,他会私底下询问各国的朋友该如何应对这让他手足无措的恋爱,就算会被揶揄不像那个大众所认识的运斤成风的维克多。勇利看向他时的双眼满是撒入星辰碎屑的蜜糖,甜得发腻,但他想这便是所有人穷其一生都想拥有的幸福吧。


 


和勇利在一起的历程比想的要顺利,从那场赛后惊喜的一吻到决赛前名曰护身符的对戒再到两个月前开始的俄罗斯同居,心中的幸福感满的无处安放。


 


说到同居,两个月前勇利如约来到俄罗斯一起参加赛前训练,勇利却提出想自己出去租房子住的想法,明明早已互通心意,自己男朋友也早早就将公寓打扫干净,就等着’女主人’前去关上幸福的大门,过着两人一狗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生活。虽说最后在维克多的坚持下,最后还是连人带着行礼统统打包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虽然勇利害羞的样子很可爱,但是偶尔要是也能像表演爱即eros那样主动大胆,他肯定会激动的立马完成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


 


他也不是没有跟勇利抱怨过这种想法,勇利也只是嘴上说着下次会尽量努力。下次?尽量?对自己的恋人主动撒娇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我生气了!”维克多顺势倒在沙发上,阖上双眼不再去看对方。


“维恰生气了吗?”勇利推了推维克多的臂膀,可对方不为所动。


“没有。”语气中没有丝毫起伏。


“你刚刚明明就说有..”见维克多依然双目紧闭,表情也看不出到底是真是假,心中逐渐跟着紧张起来。


 


维克多成功了,勇利的亲吻一如他本人含蓄蕴藉,能从他有些颤抖的双唇尝出对方耳尖泛起的羞涩。就在维克多期待着对方更深入的相吻时,勇利却在唇角轻啄一口便让这亲吻画上了句号。


 


这个亲吻反而更像是对维克多的安慰,和勇利比起来,自己倒像是任性无理的那一方。心中本就没有的怒气变了味,化为将恋人独占的欲望,修长的双臂在对方腰际收紧,借力翻身便能将其轻易压制在身下,结实平坦的胸膛紧紧相贴,用砰砰有力的心跳诉说着心头的爱意。


 


能从对方蜜棕色的眼眸中看到清湛的蓝,湿润的舌尖舔舐着对方的唇角,使坏的在下唇轻咬研磨,似乎是在告诉对方接下来才是安慰爱人正确的方式。在对方惊呼前便撬开牙关深入探索,掠夺着口中每一寸空气,津液仿若在唇舌胶着间发酵成美酒,让人心醉沉溺。


 


原以为那次勇利的主动亲吻会变成一个好的开端,但维克多却发现两人的相处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就连晚上睡觉时也都是他主动将勇利拥入怀中。维克多先生又开始陷入了苦恼。


 


维克多刷完最后一条INS动态已过了12点,按下锁屏键将手机置于床头柜,勇利还靠坐在床上翻阅着手中的书籍。


 


“勇利,我们睡觉吧。”


“马上!”将书签夹入书中,脱下眼镜放于一旁。


“那我关灯咯,晚安~”床头灯的熄灭将黑暗带入房内,只余下床被翻动的声音,但也只是暂时,不久便化为寂静。


 


勇利翻了个身,盯着身侧维克多的方向,犹豫着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开了口:“维克多?”


“嗯?怎么了?”对方似乎也转过头看着他,即使在黑暗中他们也能清楚的捕捉到对方的身影。


“没事..晚安!”勇利拉了拉被子,将脸埋了进去。


“快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冰场呢。”


 


指针滴答转动着,耳畔传来维克多平稳的呼吸声。勇利翻过身面对着维克多,月光透过窗帘洒落,将维克多侧脸的轮廓镀上一层微弱的银。闭上眼催促着自己赶快睡觉,可心里总感觉少了什么,惶惶不安,根本无心去睡。


 


“维克多?”试着轻声唤了唤,可回应他的只有呼吸声。


手肘撑着直起上半身,隐约能看到紧闭的双眼和有序起伏的胸口,[维克多很累吗..今天这么快就睡着了..]


 


弓着背往对方身边挪了挪,肌肤相贴的那一刻,心中的那股不安好似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这样才对。”本以为睡着的人却突然伸出双臂,有力的,将勇利拢进怀里。


“你不是睡着了吗!”勇利着实被吓了一跳,自己的小动作竟被对方看了透。


 


“不抱着勇利的话睡不着。”低头亲吻着勇利头顶,手臂收紧似是想从对方身上汲取更多温暖。


勇利埋首于对方胸口蹭了蹭,这种踏实安心的怀抱无异于是最好的摇篮曲:“我也是..”


 


薄疏的晨雾被微风吹的几近磬尽,阳光从窗缝泄入带着一丝清爽的空气。


 


勇利睁开眼便能看到维克多深邃的五官,洒落在他柔软发梢的是勇利内心深处最温暖的阳光。


 


揉了揉睡的卷翘的黑发,坐起身伸个懒腰,昨晚睡得似乎不错。维克多不满的搂住他的腰,迷迷糊糊得把脑袋搁在勇利肚子。


 


“维恰,起床了。”轻轻推了推腰间的手臂。


“再睡会..”维克多小声嘟囔着,“好困..”


 


“那你在睡会,我去做早饭。”说着便想下床。


维克多收紧手臂将勇利又拉回床铺,一手揽住肩膀让对方顺势倒下“不行!你不在我睡不着。”


“谁昨天晚上说要早起的?”戳了戳对方头顶的发旋,有些哭笑不得。


 


维克多终于睁开了双眼,双臂收紧,两人的距离变为了鼻尖相贴:“勇利亲我一下我就起床。”


对着维克多轻啄一口,如此近的距离很方便就能触碰到对方:“这样行吗,维克多小朋友。”


 


维克多翻身将勇利压在身下,凑近对方耳畔,刚醒来时的嗓音带着些低沉沙哑:“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种..”


 


“那是哪一种?”指尖轻缓在维克多背上画着圈。


 


肉戳这里←




直到遇见了彼此,他们才知道曾经所忍受的寂寞孤独,都是为了能能够品尝之后那因爱而生的邂逅。


得到爱的方式,就是付出更多的爱,这便是勇利所教给维克多的。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第二天被雅科夫亲自打电话,用粗鲁的叫骂声让他们起床。


 


[好像用这种方式让勇利主动似乎也不错...]


 


Fin.


❤❤❤❤❤❤❤❤❤


突然在脑内闪过的脑洞,就忍不住码了出来。


好算年还没过完,就在这给大家拜个年,新年快乐!


写的乱七八糟,想到什么就都给写了出来


本想写撒娇的勇利,可是写着就变成了老毛子耍赖打滚求亲亲


感觉两人在一起时间越长,维克多在勇利面前更像个小孩子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哈特❤


 



评论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