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奥尤/维勇】Yurio表示没话可说

依米:

越是被导师鞭打越是不想去想手术的事就越是放飞自我……

是的,正篇是那个《季光虹表示有话要说》,这篇算是番外或者姐妹篇吧。本来还是想主维勇的,结果写着写着不知道怎么就跑偏变成主奥尤了……

虽然不看正篇也没啥影响,但我觉得还是光虹那个正篇完成度比较高,有兴趣可以翻我主页……另一个姊妹篇的维克多视角完成度一般,也请自行主页谢谢。

奥尤主线,维勇暗线。其它警告同正篇。依旧是新风格尝试写,目标是:恋爱的酸臭味←_←

--------------------------------

1

所谓再深刻的理论教育,都不如一次眼见为实的教训。

Yurio恶狠狠地瞪着Banquet上供应的香槟,一点都不想回忆扔下两条内裤就消失不见的胜生勇利和Victor Nikiforov。

哼,穿平角内裤的土鳖。

众人愈发沉醉在成人的气氛中,他尽可能离摇晃着酒杯试图向他靠近的Chris远一些,谨慎地躲到Otabek身后向对面喊话:

“不,谢谢,我还没有成年,不能喝酒。”

Yakov从来没有这么欣慰过,虽然他的学生不听话、脾气差、性格不好爱掐架,但归根结底还是个好孩子。

 

2

“Yakov真是的,什么叫‘你跟着他们点,看着他们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那个老秃……Victor和猪……胜生勇利要做什么我怎么管得了!”

受师命前来当灯泡的Yurio竭尽所能忽略隔壁传来的奇怪声响,把注意力集中在和Otabek的视频聊天上。能受得了Yurio脾气的人不多,他下意识地把习以为常的口癖咽下去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或许你可以来我家。”哈萨克斯坦的黑发英雄维持着一贯的冷静发出火辣的邀请。

俄罗斯妖精几乎是感动了几分钟,但随后想到了自己远在家乡的爷爷。

“赌上民族的尊严,我爷爷一定会把你告得倾家荡产。”妖精的蓝眼睛里几乎是悲伤,“这已经属于拐带未成年人的范畴了。”

 

3

“彼得已经一岁了,医生说明年春天可能会进入发情期。”Yurio又在冰场边上抱起手机,他现在正和他的英雄朋友讨论自家的布偶猫,“我在犹豫要不要提前给他做手术。”

Yakov有些担心自己学生的早恋问题,但在偶然听到了学生和其绯闻男友的对话之后,欣慰地发现一切尚在安全范围以内。

“不做手术他会很难受,可做手术又剥夺了彼得组成家庭的权利。医生建议是……”

Yurio斜靠着围栏,余光看到同样抱着手机的Victor。现在正是日本的晚上,不说也知道他在做什么,更别提他盯着手机的眼神越来越下流。

Yurio一点都不好奇。只是他满脑子都是彼得的事,脚下全然无意识地往Victor方向挪了两步。

Victor嗖地跳起来,比任何一次四周跳都高,把手机捂在胸口大喊“我不会把Yuri在床上的样子让你看到的!”

Yurio像看傻子一样盯了Victor几秒,转头对着手机说,“我决定明年就带彼得去做手术。”他愤然,“恋爱使人愚蠢。我的彼得才不要受其摧残。”

 

4

少玩手机,抓紧学习。

好学生Yuri Plisetsky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发誓他拿出手机只是为了看看Otabek有没有信守承诺——他说他会穿着Yurio推荐的狮子T恤给自己加油。

不对,老子就是玩手机了怎么样。

刚刚结束比赛的未成年爸爸正沉迷SNS痛骂莫斯科的交通影响了他回宾馆开视频,胜生勇利退役的消息就这么蹦出来。

“Yurio你赶紧把机票退了让给我!”

“凭什么!我要亲口问问那头猪,以为超过你就心满意足了拿银牌也无所谓吗?说退役就退役是看不起我的成绩吗?”

“我是他的教练!要问也是我问!”

“他大奖赛的时候说要退役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尊重他的选择?还不是我激起他的斗志把他留在竞技场!”

“他说要把重心放在家庭。”

“啊?!那还不是他自顾自地把别人当朋友……”

“我是他的alpha。”

“……”

对于Yakov像个中二病少年一样冲着天空大吼大叫这件事,Yurio已经习以为常了。

成功夺走Yurio机票的Victor,飞机正划过他们的头顶。

“一帮愚蠢的alpha!”

“???”

刚刚和Yurio视频连线成功的Otabek,不明不白挨了一顿骂。

 

5

快乐总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于是勤劳的Yuri Plisetsky抓紧时间在Victor的头上盖房子。

“他们都很好奇胜生勇利和Victor Nikiforov的事,想问你却不敢开口。”

“啊?”Yurio扫了一样不知道多少次撞到冰场护栏上的Victor,跟视频里的人分享他的幸灾乐祸,“那个老秃子抢了我的机票跑到日本去还想学我用激将法,把胜生勇利送的戒指还了结果人家不但照单全收还把他一个人扔回了老家哈哈哈哈……感觉他的发际线用不了多久就要消失了哈哈哈哈哈……”

被点名的老秃子仍旧挂着鼻血坐在冰面上放飞自我,Yurio满心欢喜地看着自己的房子越飞越高成了海外不动产。

他忽然觉得不对劲。

“你说‘他们’?是谁?”

黑发英雄默默陈述事实:“我加了一个花滑选手的微信群。”

Yurio一副“我看错你了”的表情,不敢相信面瘫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一颗八卦的心。

“……真没想到你……”

“季光虹每周在群里更新中华料理的食谱,我觉得你会喜欢。”

Yurio被这个话题的跳跃弄得一愣,几秒钟后才红着脸反应过来,全然没了平时炸毛的气势。

但是战斗民族从来输人不输阵。

“爷爷做的Piroshky才最好吃呢!”他小声地补充,“还不如直接过来跟爷爷学。”

 

6

和医生说的不同,Yurio的彼得终于在夏末进入了第一个发情期。

“他看起来很难受呢。”Yurio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抚摸着好不容易睡着的彼得,小小的布偶猫团成一团,呼噜呼噜地睡得并不踏实。

“你没有给他做手术?”

Yurio摇头,“春天的时候,彼得从窗户跑了出去,我的邻居捡到了他。”他的眼睛粘在彼得身上,“我去接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彼得正和邻居家的三只刚足月的波斯猫玩在一起,好像比和我一起的时候还开心,我想他大概还是想要一个家庭。” Yurio的手指扫过布偶猫的耳朵,小家伙抖一抖把脸埋得更深了。Otabek很少看到他这样若有所思的神情,他认识的Yurio在滑冰上很厉害,但心思意外地简单,什么都写在脸上。

“选择了家庭的话,就要这么难受。”Yurio怜惜地把手收紧了,“明明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如果是我的话,我想我能理解他。”

“什么?”

“你在说胜生勇利。”

Yurio吐出一口气摇头,“如果你是Victor那家伙?”

“如果我是他,我会从一开始就尊重胜生勇利的决定。在24岁的年纪上闯入大奖赛,滑冰对他来说一定有很重大的意义,但我知道家庭的意义同样重要。不论我多希望他留在竞技场,但如果最后家庭是他的选择,他一定考虑了很多才做出这个决定,我一定会尊重他。”Otabek表情不多,显得格外认真,“我和我爱的人之间,我选择后者。”

Otabek一向话不多,他们虽然经常聊天但主要都是Yurio在滔滔不绝讲话,结果今天他被忽然而来的一大段话弄得有些跟不上节奏。他喃喃道,“你喜欢的人也会选择你。”

屋子里安静了半晌。直到布偶猫爬起来,踩着他的掌心跳开了。

Yurio突然就不乐意了。这段看似的真情流露太恶心。

“不许再说胜生勇利!”

“好。”

Yurio性子直,脾气也不好,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能点燃他的无名火,而Otabek就是个灭火器,什么时候都一副理智的样子,好像只要看着他的脸就能冷静下来。

“欸,我说,”yurio乖乖窝在沙发上,眼神有点飘忽,“如果是我要退役……你也不做一点挽留吗?”

他的回答也很轻,“我会尊重你的决定,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Yurio就像是突然被这句话点着了似的窜起来,啪地把手机扔在茶几上一只脚踩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等着摄像头,“你说什么?!胜生勇利和那个老秃子孩子都生了!你还把我当最好的朋友?!” 

Otabek被一记直球砸中了头,但天生的种族优势让他仍旧一副斯文做派,“其实我也有一只布偶猫,叫玛尔法。”Yurio发现跟Otabek说话的时候自己总是被带着跑,摸不透对方的心思只能安安静静地听下去,“你不介意的话,也许可以作为彼得的家庭成员。”

 

7

俄罗斯的爱国主义教育一直秉承着从娃娃抓起。

虽然没有梳着麻花辫绑着白花踢着乱七八糟的步子守长明火,Yuri Plisetsky依旧能够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根正苗红的帝国少年,永远以俄罗斯这个国家为骄傲。

就算黑面包永远都咬不动。

他和Otabek自从上个赛季的世锦赛结束后就没有再见过面,虽然常常视频聊天,但真正要面对面了竟然有些紧张。Yurio想带些能让Otabek大吃一惊的礼物,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俄罗斯之光——Piroshky。毕竟没什么比亲手制作的传统美食更符合要求了。

Yurio对着爷爷写下来的菜谱把面粉和酵母倒在了一起。

如果想要对方心怀感激地吃下去,就一定要用诚意做出来。

爱国少年一向熟读俄罗斯历史,深知哈萨克斯坦曾一同感受苏联大家庭的温暖,以至于某些生活习惯和文化上的相似。

所以口味大概也差不多吧?

Yurio对着“嗑含酒精沐浴液导致中毒”的新闻撇撇嘴,直接拎了两瓶伏特加灌进了面粉碗里。

 

8

新的赛季开始了。

虽然一直和Victor一起训练,但直到大奖赛开赛之前,Yurio才第一次见到胜生勇利抱着儿子出现。

他憋了一肚子的丰富词汇来对那个未曾谋面的低能人类放嘲讽,但在黑头发的小天使在他妈妈的怀里挣扎着向他伸出手并且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后,他磨叽了半天说出来的却是,

“叫哥哥。”

身后的Victor爆发出大笑。

小心把假发震掉。Yurio暗自腹诽。

看着儿子嘟着小嘴仍然锲而不舍地去抓Yurio的金发要求投入他人怀抱,勇利有些为难地说,“Yurio他才2个月大。”

不过Victor显然不在意自己的儿子正在认贼作父,“我可不要你这么大的儿子!”

Yurio觉得,他可能喜欢小孩。

 

9

Yurio这次特地争取到机会让爷爷来现场看他的比赛。

他带着200%的自信出场,冲着爷爷所在的观众席位置露出一个骄傲的微笑。

但是似乎爷爷正忙着跟坐在旁边抱着孩子的胜生勇利聊天。

爷爷不会英语,好在胜生勇利的你比我猜能力满分。

爷爷语重心长地向他传授战斗民族的育儿经验,不过Yuri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把孩子扔到雪地里的方式。

“真可爱啊,想到我家Yuri当时也是这么可爱。”爷爷的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虽然想让他多回家看看,但他正忙着谈恋爱也没有办法啊。”

Yuri抱紧他的小儿子,又给小儿子裹紧他的小被子。

不知道为什么,在Otabek上场的一刹那,他好像看到身边俄罗斯老人眼睛里射出来的核弹。

 

10

Yurio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的肩膀轻轻接触着Otabek的手臂,感觉到对方波澜不惊的表情底下几乎比他还要紧张。

“爷爷……爷爷很好啦,不会为难你的。”

“嗯。”

他们一起走进餐厅,爷爷已经在靠窗的桌子旁落座了。

“爷爷!”Yurio甜甜地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爷爷对面。

“您好,我是Otabek Altin。”

爷爷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气音当做回答。

他们在沉默中入座点餐,等服务员走远老人才发了声。

“就是你一直邀尤拉奇卡去哈萨克斯坦?”

“不是啦爷爷,你听我说……”Yurio还没说完Otabek就点了头。

干嘛承认得这么快啊!Yurio皱着眉头朝Otabek使眼色,结果发现对方已被老人一瞬间的目露凶光吓出一头冷汗。

老人随后一言不发低下头摸自己的口袋。Otabek虽然脸上仍然镇定,但心里已经发慌。

他不是全无准备地来,从Yurio邀请他之后,他就上网查了很多和俄罗斯女友回家见家长的经验贴。

而这个动作分分钟就是在掏枪。

Yurio体贴地往Otabek的旁边挪了挪,小声安慰道,“放心吧,”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洁白的脸庞在散碎的金发下就像一个天使,“爷爷年轻的时候可以徒手放到一头熊,所以一向都不屑用枪的。”

 

11

没有做过英雄梦的少年不算是好少年。

谁没想过一身黑衣骑着机车救美人于水火?

Yurio其实很开心和Otabek的文化背景很近,所以不会有人煞风景地问他关于有没有驾照的问题。

能上路就行了,哪管那么多。

谁像日本那么事多,竟然还要规定驾驶位一律在右边,俄罗斯从来不吝这些。

一切都和巴塞罗那反了过来。俄罗斯妖精跨着纯黑的机车,像一阵风一样把正被记者围攻的哈萨克斯坦英雄救走,一路风驰电掣所向披靡,脸上挂着最简单的快乐。

身后的黑发英雄依旧一副冷面孔,但还是单手圈住妖精的腰。

“Yuri,前面好像在修路。”

“啊?”

Yurio眯着眼睛看了看,嘟囔道,“起飞键是哪个啊……”

不过风把他的声音带走,Otabek只好继续凑近他的耳边,“你知道哪边是刹车吗?”

“左边吧?”

已经来不及了,修路的沟壑横在眼前,Yurio一脚踩到底——

“是右边!”

机车猛地加速

“没关系我们正好飞过去——!”

Yurio的话音未落,他们连人带车已经腾空了。

“嘁,”Yurio逆着风,大声对身后的人说道,“都说了我们俄罗斯人不吝这些!”

 

12

胜生勇利是个日本人,对于卫生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为了防止给孩子换尿不湿时弄脏宾馆的台面,他特地在上面垫上几层报纸。

“欸……用Yurio的照片不太好吧……”他指了指报纸上大幅的图片。

「不屑美国交通,俄罗斯花滑选手波士顿大展车技!」

「“俄罗斯妖精”波士顿飙车惊动复联!」

「酷炫拽!美国迎来赴俄学车热」

「俄罗斯旅游安不安全?Otabek Altin告诉你」

「专家:未成年人拐带成年人,暂时缺乏相关法律条文」

「英雄与妖精?骑士与王子?来自战斗民族的童话改写——」

「自杀率上升,网友表示cp被逆无法接受」

「不得不说的历史!俄罗斯妖精与哈萨克英雄竟是旧识!」

「劲爆!花滑大奖赛银牌铜牌得主双双出柜!」

「恋情曝光!八一八花滑选手俄罗斯Yuri Plisetsky与哈萨克Otabek Altin情感史」

「见家长?相关人士透露,两人已秘密订婚」

「花滑界跨国婚姻大盘点!排名不分先后」

「俄罗斯民政部:已达到结婚年龄,婚姻有效」

Otabek在回国的飞机上看到了报纸上自己和Yurio铺天盖地的照片。他刚想叫Yurio来看,睡着的人正好把头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算了随他去吧。

他把毯子给他盖了盖。

------------------------

没了。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