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Daybreak Frontline

あばばば:

※“自然过头反而没有自觉的双箭头”/教练side


维克多教练的书桌抽屉深处有一本笔记本。

朴素的羊皮封面,纸张质量优异,任何墨水都不会洇,只在勇利睡着后、或者不在家时才拿出来。

笔记被他命名为“勇利观察日志”。

 

身为教练当然要有一两本。不传之秘,获胜宝典,什么都可以,雅可夫据说就有一本,从没人见过,传说中写满了每一名自己教过选手的把柄。


维克多的场合,更像某种恶趣味——他自己这样认为,不然摊开笔记本怎会如此心情舒畅。

 

某月某日

勇利搬来圣彼得堡一起住,第一次进他家激动不已,各个房间转一圈,小心翼翼摸摸这边的沙发那边的书架,就抱着一个寿司枕头窝到了床角。

 

维克多记得勇利抱着寿司抱枕的表情,开心得像是做梦。

 

他在这页记录下方写了两条总结:

1.像初来乍到标记领地的小动物。

2.这是萌点。

 

第二条是罗马音,下面划两道线,维克多很满意自己对奇奇怪怪日语单词的活学活用。

 

在沙发上挤成一团看电视时,勇利靠在肩膀,正好让维克多低下头,乐呵呵啃一下他鼻梁;或者勇利喝醉,精神恍惚、兴高采烈、在维克多肩膀周围咬出一圈力道十足的齿痕。    

 

更衣室里维克多好整以暇套上T恤,尤里一眼看到他肩膀,白眼翻上天。

温泉旅馆的墙壁很薄…声音不能太大,对吧?

不知道!尤里吼,哐当甩上柜门,一声巨响终结维克多的成年向话题。

 

说的跟真的一样。

米拉在门口围观全程,等维克多出来,手肘捅一下他肋骨。

 

哎呀呀女性直觉的力量真是永远不能小瞧,维克多苦着脸揉肋骨,笑呵呵感叹一句,差点又被殴打。

 

洗完澡后勇利头顶的味道特别好闻,亚洲人皮肤细腻,好摸又好蹭,绝佳抱枕岂能不用;一天维克多想喝味增汤,练习结束说走就走,拖着勇利去亚洲食品店买一盒味增,借助搜索引擎和勇利妈妈远程指挥,成功熬出一锅家乡的味道。

 

捧起特地买来的漆碗时维克多没来由,想起勇利开关OFF状态下,亲吻一向谨慎轻柔,总是落在他额头或者脸颊。

 

不,当然没有出手。

用不着米拉吐槽或者克里斯大惊小怪,晚上两人在沙发上窝成两只相亲相爱的小熊崽,加上一只马卡钦。维克多握起勇利的手,手背一侧贴上自己脸,戒指高高兴兴滑过嘴唇半秒,勇利就要脸红。

 

他不会躲开,如今甚至也不会说“维克多真是的”,因此大概不是害羞——维克多胸口绽出一片草长莺飞春日原野,让他怎么能想更多!

 

勇利喝醉时捧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口齿不清,还莫名其妙带着不知哪里学来的口音,维克多人家超爱你的。喝醉的徒弟一向可爱,维克多笑眯眯掏手机录像,顺便学他说话:我也是呀,超爱你的。勇利皱起眉头,盯住他眼睛强调:就是,你现在的样子。随即倒在他胸口睡死过去——维克多拍拍他后背,埋进勇利发间深呼吸,感到童年时代大雪,学校临时停课那样突如其来快乐:

我知道。

 

太多教练和选手亲近如家人,太多偶像与粉丝的炮友关系轻松愉快,但他们,维克多有些自豪地想,他们的关系更加深远,仿佛黎明与海没有尽头的交界……说是关乎生死仿佛也不为过:勇利是他眼睛里一根柔软的刺,是落在他后背上的树叶,或者没有浸到河水的脚踵。勇利的好意如此纯粹,近乎锋利,像生铁淬火,甜美与痛楚相伴而生——维克多神游天外, 直到勇利睡醒一轮,趴到他脖颈啊呜一口。

 

疼疼疼……

巴塞罗那的决战前夜,他的眼泪扑簌簌砸在脚背上,勇利却发现新大陆,抬手掀起他刘海。


我当然会哭!他气呼呼抗议,一整晚不想跟勇利说话。他自诩足够了解勇利纯良心地,一时大意忘记,纯良的灵魂也可以无意识很残忍。

 

因为勇利就像小动物~

白天维克多的手指绕起勇利头发,一点也不介意他们身处人来人往休息室。大家都习惯他软绵绵笑嘻嘻,挂在勇利身上:今天的基础练习,后完成的人回家刷碗?

才不会输啦!

 

一起住以后,勇利总是不让他有机会刷碗。

不收房租的话,至少家务我来……勇利一边这么说,一边把维克多按在沙发上塞给他一杯咖啡,而后者捧着情侣马克杯,琢磨干脆去买一条浮夸的围裙。

 

似乎是某种无意识的后遗症,后来勇利抓到机会,就要掀开维克多挡住左眼的刘海,用非常认真的表情与他对视,眼睛一眨不眨,等到维克多终于笑得有点困扰,再心满意足收回手。

 

维克多问过原因,回答是“怕你又哭了……啊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充满勇利的风格,维克多心头小鹿跳起舞,只能随他去;后来有一次他决定反击。

 

这种时候!勇利你是不是还有其他该做的事?维克多趁机抓住勇利的手,循循善诱。

……嗯?勇利茫然数秒,直到教练乐颠颠追加指示,眼神分明是威胁:

你不亲我的话,我就哭。

咦?!

 

整个世界都为我欢呼,献上花束取悦我,只有你,害人眼泪变岩浆。

只有你。

 

勇利总说维克多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不过谁才是被驯服的龙?冰封的原野只有风声穿过山洞,直到有一天笨拙的勇士披荆斩棘,与积雪下露头的草叶新芽一同出现,邀请羞怯而热忱。

 

——Shall we dance?

 

勇利枕着维克多的手,趴在他胸口睡得很沉,再过不久胳膊就又要发麻……维克多漫无边际想着这些事,再次感到无比自豪。



END

 


※想写写熟年夫妇的“居然还没有搞上”感(?

※蜜柑星系列第一弹(仮)希望能坚持久一点(??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