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生贺】当红场之上开满烟花

颜子卿:

#小花滑完结了,总于不用再怕被官方爸爸花式打脸了(激动哭)

#祝老毛子生日快乐,本来想撸贺图的,可是画完线稿就懵上色

#全员欢脱脑残向

#官方爸爸负责打脸,我负责ooc,时间线是勇利将主训练场搬到俄罗斯以后

世上最让你感到被神眷顾着的事是什么?

大约是每日在晨光微曦中醒来时,一眼就看到最爱的人躺在身边,淡金色的阳光从窗帘缝间流过,打在爱人银白色的发梢上,让他好像被镀上了一圈金光。

“早安,维克多。”勇利微笑着对男人问好,为了不吵醒男人,他轻手轻脚地从男人臂弯里钻出来,只穿着一件睡衣光脚去客厅磨咖啡。

“勇利~~虽然屋里开了暖气,但还是不能这么大意噢。”房里突然传来慵懒的嗓音,还没等勇利转过身来,就觉得背后一暖,维克多已经从背后拥住了他,头埋在他的颈间打呵欠。

勇利停下把咖啡豆放进研磨器的动作:“维克多你才是,连上衣都没穿。”

如同天神般英俊的男人裸着上身,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白皙完美的身材露在微冷的空气中。

“我已经习惯了莫斯科的鬼天气啦,但是勇利是从温暖的南方来的,小心跟刚来时一样被冻感冒。”

那还真是谢谢您能记得了,不过当初我一来就不顾我的意愿硬拉着我去冬泳的最后导致我重感冒的混账东西是谁请问您认识吗?

勇利瞥了一眼毫无压力的罪魁祸首,无奈地继续研磨咖啡豆。

“呐~勇利,今天是我的生日噢~你有没有什么表示啊~~”维克多蹭着勇利的侧脸撒娇道。

真的想说我不记得了啊以你昨晚的态度来看!!!

勇利现在都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

……依照这个样子下去,我想我会不到三十就精尽人亡,还有得……痔疮。

想到这里勇利打了个寒战。

……果然今天还是分房睡。

回过神时磨咖啡的人换成了维克多,而自己则过着毛毯窝在沙发上。

“看吧看吧果然感冒了,小猪猪都打寒战了。”维克多将磨好的咖啡先倒进一个小茶杯中,加了少量热牛奶和一块方糖,搅拌均匀后递给了勇利,看着勇利喝了一口后才又将咖啡装壶。

“我说,维克多,今天没有训练,我们去附近的圣诞市场看看怎么样?”勇利把杯子递给维克多,“今天的咖啡很不错啊。”

维克多俯下身就着勇利的手尝了一口:“我觉得要再多加点咖啡豆。”

“……又不是喝光虹说的中药只是提神醒脑与其被苦得哭还不如去抹风油精。”勇利终于忍不住了。

“我的错觉吗?今天的勇利好像火气好大~”维克多凑过来亲了亲勇利微微泛红的鼻子。

废话,你被一个精力旺盛的成年男人翻来覆去折腾一晚上试试?!

勇利叹了口气:“我说……维克多……”

“прекратить(停止)!分房睡免谈,今天可是我生日啊生日!勇利必须满足我所有的愿望!”维克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断了勇利的话。

……突然好想说脏话怎么办?

……维克多,其实你之所以一直都不怎么庆祝生日是因为你要求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吗?

“炸猪排饭!!!!!维克多!!!!!今天的国际体育节日特典的录制你们两个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吧?!!!!!这都几点了你们这对笨蛋夫夫也该起床了吧?啊?!”大门被匆匆赶来喊人的尤里踢得啪啪巨响。

勇利急忙推开维克多去拯救摇摇欲坠的大门。

一见到门开了,尤里正要爆粗,却发现来开门的是勇利,就硬生生把脏话咽了下去。

“是你啊猪,今天的节目录制你还记得吗?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赶快去刷牙洗脸换衣服!”尤里满脸别扭地跟着勇利进了屋子,大爷似的横七竖八翘着二郎腿瘫在沙发上。

耶稣啊,跑死你大爷我了,这对不靠谱的笨蛋夫夫昨天到底是发情到了几点啊竟然忘记今天的圣诞特典录制!!!

勇利要去给尤里倒咖啡,但尤里拒绝了。

“我喝剩下的这点就好,与其倒咖啡浪费时间还不如快点去准备!!!”这两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就越没有隔阂,虽然尤里奥还是日常嫌弃勇利,但是在潜意识里还是将勇利当成亲人(妈妈),来看待,比如现在,尤里倒是不嫌弃勇利用过的杯子。

……要提醒尤里奥这个杯子维克多也用过吗?勇利有些纠结。

“嘛,尤里奥,这个杯子我也用过噢~”维克多一边走进浴室一边道。

尤里奥一口咖啡卡在了喉咙里,吞吐不得,一张漂亮的脸五颜六色得宛如吃了三斤馊水。

勇利一向不是在衣着上多加打扮的人,简单的穿了一件象牙白高领毛衣外套卡其色的短款羽绒服,围着格子围巾,下面是修身的黑棉裤和棕色马丁靴。

反观维克多,银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深银灰色竖领冬款风衣里是露出漂亮锁骨的纯黑紧身毛衫,银狼蓝宝石胸针和配套的袖口为风衣增色不少,脖颈随意搭着一条淡棕围脖,灰黑修身西装裤将双腿称托得更加笔直修长,纯黑微带着舞会风格的英伦皮鞋恰到好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勇利现在后悔当初没有好好跟美奈子老师学习服装搭配培养艺术细胞了。

“维克多你穿得这么骚包是为了去相亲吗?哈?那就是去撩人了,不是?哈!你当本大爷是傻的?!!!”尤里毫不客气地嘲笑维克多。

维克多面不改色的回击:“套着品味奇特的全豹纹老虎狮子搅在一起的神奇夹克卫衣的中二少年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资本评判我的眼光?话说你的鞋子是新的啊?这回改成三只狮子跳舞了?”

“去你妈的跳舞!!!!!这是王者之间的争斗!!!!!你这个骚包花心大萝卜!!!!!”

“不好意思我只爱勇利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尤里小天使啊,一言不合就表白什么的学着点维克多大魔王,以后撩人就靠它了。

等一行人赶到拍摄地时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将近二十分钟了,好在有从各国赶来的花滑运动员可以更改上场顺序,没有特别耽误拍摄计划。

“嗨!勇利!看这里!”披集老远就看到了赶得气喘吁吁的勇利。

勇利条件反射看了过去,一道闪光灯划过,勇利生无可恋的憔悴样被完美的保存下来了。

真是比情侣秀恩爱还要伤眼的奥义•披集的闪光灯。

“披集,下次能换个方式打招呼吗?”勇利一屁股坐到化妆台前,任由造型师上装。

敏锐的披集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机。

“维克多没有跟你一块吗?”披集无聊地拨弄装饰用的圣诞树。

“因为迟到刚刚跟尤里奥一起被雅科夫教练拉去怼了。”

“那你为什么没被拉去谈人生谈理想?”

“……也许是我跑得比较慢,等我进来时就只看到他们的背影了……”

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只是到维克多时出了点小意外。

“唉呀雅科夫,我的围脖不见了好冷啊,干脆我跟勇利戴一条围巾拍好了,你看多节约时间多节约经费啊!”维克多环着勇利建议道。

……别以为我们没看见你刚刚故意把围脖塞沙发坐垫里了。

雅科夫僵着脸看了维克多半响。

“算了,今天你生日,你开心就好。”

“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万岁)!勇利!一起吧!”

镜头前,维克多搭着勇利的肩膀,勇利红着脸怀里抱着马卡钦。

虽然两人现在在一起的时候不再刚见面时那样相敬如宾,礼貌疏离,偶而也会有些撒娇无理取闹小摩擦,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勇利还是有点腼腆。

维克多察觉到了勇利的害羞,于是将勇利又往怀里挽了挽,半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勇利耳边说了些什么。

勇利回以微笑。

世界人民都发来电报表示感受到了隔着屏幕都阻挡不了的狗粮汹涌澎湃。

喂您好是国际动物保护协会吗?这里有人伤害小动物,是的,是的,他们虐狗。

录制之后是聚餐,地点选在红场附近一家新开的本地餐厅,虽然只开业了不到一个月,但因为这里极具特色的罗宋汤在莫斯科小有名气。

披集拉着季光虹在餐厅里到处自拍,雷奥对着披集的牵着团宠的手咬牙切齿,萨拉和哥哥在一边咬耳朵,JJ拥着未婚妻和尤里斗嘴,奥塔站在一边为尤里镇场子,克里斯跟维克多谈论着什么。

大家其乐融融,唯独少了勇利。

在点菜后勇利就神神秘秘溜出了餐厅,维克多想跟着却被一句“维克多会碍事”之类的话怼了回来,百般委屈地窝在座位上,兴致阑珊地跟克里斯聊天。

他当然为维克多准备了生日礼物,但是,既然是想要让收礼者感到惊喜,那么事先的神秘感就必不可少了。

勇利终于在开饭之前回来了。

“勇利,你是不是去找什么东西了?眼睛里跟在巴塞罗那那天晚上一样,闪着光噢。”维克多把下巴搁在勇利肩上,对着他的耳朵吹气,“每当勇利在寻找东西时,眼中都会发光,真可爱!”

被狂塞狗粮的yuri angle终于爆发了:“废话!只有盲人在看东西时眼睛里没有反光,如果炸猪排饭找东西时两眼无光那就说明他离瞎不远了啊!你当年睡了一整学期生物课吗?!”

维克多反驳:“不一样,勇利眼里闪烁的是星光,根本就不是普通看东西时的反光。而且,这些荡漾的星光某人是一辈子无法看到的噢!”

尤里气得鼻子都歪了。

勇利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到,到时候就知道了……先吃饭,呵呵,吃饭。”

当维克多和勇利从餐厅离开时已到了晚上九点,红场上已经放起了圣诞烟花。

“饭后散步消消食?”勇利提议道。

维克多点点头,给勇利带上手套,握着勇利的右手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两人绕着红场的边沿走着,绚烂多彩的烟花开遍了头顶的天空,装饰华丽的巨大圣诞树摆在红场正中央,不少游客在底下拍照留念。

“那个……维克多……”

“嗯?”

“生日快乐。”

“嗯。”

“我为你准备了礼物……”

“我有你在身边就好。”

勇利的脸红得像刚出炉的虾子。

“是,那个,以前写《yuri on ice》的那个女孩子帮的忙,勉勉强强写了一首歌,有关于你的。”

“哈?为什么有别的女人插手啊?”

“我一个人的不行啊,但是是我写的词,那个女孩有修改,我又照着词唱的……那个,维克多,听听看?”

“есвы настаиваете, я Его Королевское Высочество принц.(恭敬不如从命,我的王子殿下)”

维克多半拥着勇利在装饰着槲寄生的树下找长椅坐下。

勇利打开手机,播放溜出餐厅时收到的音频,调到最大音量,和维克多一人一个耳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听歌曲。

青年的嗓音如同温润的玉石,可能是有些紧张,也许是流露出了感情,声线微微有些颤抖。

“I never forget the first time I meet you(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与你的初见),

Even if I don't have the courage to say hello (即使我没有勇气向你问好),

Your hair flying in the morning(你的发梢在晨光中飞扬),

Crystal blue ocean in your eyes ripples(晶蓝的海洋在你眼眸间荡漾),

I imagine when you stop dancing, fingertips know is me(我幻想你停下舞步时指尖所知之人是我),

The light and shadow of the junction, you give out  light(光与影的交界,你熠熠发光),

I thought I could never be with God all my life(我原以为这一辈子都无法与神并肩),

So When you came, I like a dream(所以在你降临时,我宛如幻梦),

You have put on my robe and crowned me(你为我披上王袍,为我加冕),

I know you will return to the ice(可我知道你终将返回冰原),

I will not retain, because I do not qualify(我不会挽留,因为我没有资格),

I am a pilgrim who understands right and wrong(我是明白是非的朝圣者),

But please believe your involvement was not in vain(但请你相信,你的临幸并不是徒劳),

The most beautiful person on the ice is me.(冰上最美的人是我),

In this last moment, just look at me(在这最后时刻,请只看的见我),

Open heart, the ice king will fall into the mundane world?(心扉敞开,冰上的王者会落入凡间么?)

Will soon become a box of objects on the ring, you hold into the palm(即将成为箱中物的对戒,被你握进掌心),

Your breath is so near(你的气息如此之近),

The petals of tangled intertwined(交织的花瓣纠缠不清),

I am willing to be submerged by those waves(我心甘情愿被那些浪潮淹没),

You set my heart on fire(是你点燃我心中的火焰),

In this last moment,please give me strength(在这最后时刻,请给我力量)!

In this last moment, please give me a blessing(在这最后时刻,请给我祝福)!

In this last moment, please give me pride(在这最后时刻,请给我骄傲)!”

伴奏结束后,两人相对无言,勇利紧张弥漫着的微妙的气氛,扭头偷偷观察维克多的表情。

银发男人低垂着眼帘,蓝色的眼睛里有一些细碎的光芒在闪动,他的嘴角微微下垂,抽动着,好像要说话,可是终究无言。

他在失望吗?还是生气?勇利不敢轻举妄动。

又一朵巨大的烟花在头顶上绽开,洒下流光飞舞的火星之时,维克多才抬起头来打破沉默。

“……我没有想到勇利还是如此看待我。我承认,我曾经为你如对神一样的膜拜而高傲过。

但是现在我变了,勇利,我在你这里得到了两个‘L’,‘love life’,我现在才真正活着。

神也是会把一切献给爱人的,更何况我不是神。

就像你说的,维克多只是维克多,我只是我自己而已。

勇利,其实我是有神论的支持者,不过我唯一相信的是,上帝之所以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生,是为了遇见胜生勇利。

我生来就是属于你的。”

万千星辉下,男人的眸子熠熠生辉,仿佛掺进了世上所有的光芒,又或者是全宇宙的星辰,耀眼得宛如海蓝色的太阳。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等十点整的钟声响起时,红场之上开满了烟花,挂满彩带的寄生槲下,两人唇舌交织。

第二天。

“你们昨天晚上又发情吗这都几点了还不快点滚过来训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炸猪排饭起不来?!我去你四舅姥姑爷的小姨子维克多你到底有没有自制力啊?!!!!!如果炸猪排饭真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孤老终生吧!!!!!(ノꐦ ⊙曲ఠ)ノ彡┻━┻”

今天的尤里奥也表示和维克多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他一个人划走了,还划得飞快,哼!

勇利醒来时,维克多正坐在床边看一本外国小说,清晨的阳光在搁在书页上的指尖边跳动,愉悦的气息从维克多的嘴角传到了勇利的心间。

他想起身跟维克多问好,刚动了动,开心的心情就被腰间以及某个难以启齿的位置的酸软赶到了十万八千里。

“醒了啊,勇利,我今天跟雅科夫请了假,要不要再休息一会?等会儿我们去外面吃日本料理好不好?”

“维克多。”

“嗯?”

“我们分房吧。”

“Σ(っ °Д °;)っ啊?!!!勇利,不要这么轻率的下决定啊你再冷静冷静先!!!”

“丑拒。”

作者语:赶上了赶上了赶上了,本懒癌晚期患者终于赶上了ヾ(@゜∇゜@)ノ!祝维克多生日快乐!今年也要小心发际线哦!

评论

热度(80)

  1. 离去哀歌饕餮颜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