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YURI!!!on ICE-维勇】在众人的见证下向最爱的你求婚

也汇

#赶紧在官方发大招之前搞事情

#立刻,马上,just now

#结尾一丢丢丢丢的奥尤

#结尾稍微修改了一丢丢





勇利的自由滑排在了最后,当他随着音乐做下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全场都震撼了。


非常完美的,毫无错误的自由滑表演。


他喘着粗重的气息,顺着抬起的手臂的方向看向那个男人,距离明明那么远,但是他却能感受得到男人紧盯着他的目光,那目光里有些让他难以形容的柔情。


超越自身极限的高强度高难度动作消耗了勇利大量的体力,曾经一度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快要窒息了,所以勇利在退场的时候滑得不是很稳,他慢慢地朝着K&C区,朝着他的教练那儿滑去。他以为维克托会说些什么,但是他只是扶着勇利走上地面再伸手环着他的肩膀陪着他走向了等分区。


“维克托……”

“嗯?”维克托轻轻地应了一声。


“没……没什么。”

勇利此刻非常非常在意维克托的感受,他很想问问维克托在看到他的表演之后感觉怎么样,因为他已经打算退役了,维克托也即将辞去教练职位,所以这一场表演就是最后一场维克托所能看到的他带来的表演了。


兀地,观众的欢呼声瞬间把沉迷在自己世界的勇利拉回了现实生活当中。

胜生勇利,仅仅以0.3的分差超越了俄罗斯的尤里选手,夺得了冠军。


冠军……吗?

勇利呆呆地看着显示分数的显示屏。


维克托在他身边的每一刻,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这个场景,但是当这个瞬间来临了他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他本该高兴的,因为他没有让维克托失望,他拿到了冠军,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他证明了维克托选择当他的教练这件事是正确的。


可是他拿到了冠军之后,他最喜欢最喜欢的维克托就要……


“勇利。”

“额、是……是!”


“该上台领奖了。”维克托提醒道。

“嗯……”


勇利愣愣地点了点头,突然道:“维克托你可以和我一起上去吗?”

维克托愣住了。


选手和教练一起登上领奖台什么的,在正式的比赛里面可是闻所未闻的。

真是只任性的小猪。维克托在心里笑道。


“我就不去了,勇利你去吧……”

“你在生气对吗?”


“?”

勇利忽然提高了声调,问出的话语也让维克托一脸错愣。


“你肯定在生气对不对!你在生气我昨晚说的话是不是!你在生气我为什么要说让这一切都结束是吗!维克托,我……”


他不想维克托离开,一点也不想。和维克托在一起生活的这一年里,这么的快乐,勇利都觉得自己以后大概都不会再有这么快乐的时光了。


“勇利。”

维克托打断了勇利的话,伸出双手轻轻抚上了他有些许凉凉的脸颊,声音非常地温柔:“我没有生气哦。”


温柔的嗓音让勇利渐渐冷静了下来。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冠军,代表着日本的希望大器晚成的新星——胜生勇利!”


主持人激动的喊声打断了两人接下来的对话,还是维克托率先反应了过来,推了推勇利:“去吧,小猪。”


“才……才不是小猪!”




以优雅的姿势滑向领奖台的勇利,在站上去的那一刻他就又开始寻找银发男人的身影,结果却发现维克托已然不见了。


不一起来领奖台就算了,也不好好看着他领奖!这是什么教练啊!维克托你这个笨蛋。

勇利暗暗生闷气。


“喂肥猪!”

身旁的尤里不满地喊了声,“我下次一定会赢你的。”


“恩哈哈……”勇利只得笑着敷衍了过去,要是让尤里奥知道他准备退役的话,这个颁奖仪式大概是进行不下去的。


“哇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天哪那是维克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观众席突然发出了无比欢呼的声音打断了主持人的演讲。


仿佛心灵感应似的,勇利看向了某处。维克托正穿着冰刀鞋朝他缓缓滑来,他脱下了那件驼色大衣,此刻只是单单穿着那套西装,无比正式。滑冰的过程中他并没有做什么华丽的动作,平时毫不羞耻地向所有人散发的荷尔蒙此时却仿佛只是对着勇利一人散发似的。


怎……怎么回事?

维克托稳稳地一个旋转,背对着勇利停了下来,向面对着他的观众举起了手。


收到了维克托的手势指令的那一层观众,“唰——”的一声,一起放手放下了一张刚才就一直卷起来的巨大横幅。





——YURI,Marry me.





下一刻,全场沸腾了。


“卧槽卧槽卧槽,现场求婚啊!!!!还是在直播!!!”


“卧槽卧槽卧槽,为什么我此刻的心情比我刚刚在看表演的时候还激动啊???”


“卧槽卧槽卧槽,原来那两个人还没结婚吗戴什么婚戒啊虐dog吗???”


“你们卧槽够了没有啊!卧槽我得赶紧拍视频发推特!!!”


“卧槽维克托是在向胜生勇利求婚还是尤里普利赛提求婚啊???”


“尼玛你瞎了吗当然是胜生勇利啊!!!”


………………


当事人勇利仿佛没有听到全场沸腾的声音,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横幅,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勇利,你昨晚说过,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你说,你要退役了……”


“你说,你要解除我教练的职位……”


“你说,我才是属于冰滑赛场的人……”


“但是最重要的一句你却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你想说”,维克托故意顿了一下,看了眼有些许无促的勇利,“维克托,不要离开我……”


“我……”

“听我说完,勇利。”维克托语气温柔地打断了勇利想要说的话。


“其实我也觉得,教练和学生这个关系应该也差不多要结束了,然后……”


在现场万千观众的注目下,在无数镜头的直播下,维克托缓缓地用右手——右手无名指上除了戴着一枚金戒指之外,还套上了另一枚银戒——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深蓝的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只银色的戒指,他面对着勇利,他深爱的人,单膝跪下。


“我们该来一段新的关系了,那么,勇利,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是有想过维克托做他的教练,而之后维克托的确做了他的教练;


他没想过能和维克托在一起,但是现在,维克托却在无数人的面前单膝下跪,向他求婚。


“勇利你是不是忘了我昨天在你之前说过的话了?我说过……”


“你说过……”,勇利小心地吸了吸鼻子,“你说过,我拿到了金牌之后我俩就结婚。”


“我很高兴你并没有忘记,所以?”


“我,非常非常愿意。”


勇利的回答,让维克托笑得像个小孩子。


“把手伸出来吧,我亲爱的小猪。”


“我是小猪的话那你是什么?”


勇利颤抖着声音,缓缓地朝维克托伸出了右手,那只早已戴上了一枚金闪闪的戒指的右手。


“嗯,小猪的伴侣。”


维克托捧起勇利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再套上了一枚银戒,一金一银的戒指在无名指上显得这么的突兀又那么的和谐。


而后,维克托微微低下头,虔诚地亲吻上了那两枚戒指,勇利的无名指。


“YURI,be my lover。”


“Yes。”


做完所有的动作,维克托站了起来,轻轻地抱了抱勇利后环着他的肩膀,对着无数的镜头,开心地把嘴巴笑成了经典的心形的形状,然后用右手,大大地比了个“V”字。



——END



小剧场1:

在领奖台旁看着那对笨蛋夫夫在无数的观众和镜头下公然秀恩爱,尤里·普利赛提一脸想要把他们有多远就踢多远的表情。

“你想要这样的求婚仪式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站在第三位领奖台上的奥塔别克一边面无表情地为维勇鼓掌一边对尤里说道。

“……哈???”




小剧场2:

“维克托,你的父母……同意了的吗?我……我们的婚事。”

“唔,我给他们报备了。”

“然,然后呢?”勇利一脸紧张地问道。

“我父亲说……You happy is OK。”

“……那你妈妈呢……”

维克托没出声,勇利慌了。

“你妈妈不允许是吗?”

“她……她说,究竟是那个不长眼的看上我了,哪天带回来给她看看你脑袋的结构是不是歪了……”

“亲……亲妈?”

“嗯,亲妈。”


小剧场3:

主持人:喂喂喂你俩是不是忘了现在是颁奖仪式啊……



——END



已经两点了,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如果有错误的话等我明天改下哈~~

睡了,晚安。

谢谢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