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表白(一发完结)

季然如此

*接11话后的产物

*私心HE

 

 

如雷的掌声响彻了整个会场,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勇利气喘吁吁的结束了收场姿势后,便下意识地看向K&C区,想寻找维克托的身影,但却没有在预料中看到那人,有些不安的用目光又扫了几个方向,还是没有,四处都没有维克托的身影。

 

难道维克托已经离开了吗?勇利不由得想起了昨晚那场谈话──

「维克托,就让一切结束在这场比赛吧。」

「勇利?什么意思?」

「这次比赛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宣布退役,也会……将维克托还给世界,还到属于你的冰上,毕竟从一开始,维克托就不该只属于我一个人……」

 

最终那场对话,在一阵沉默且压抑的氛围中结束,两人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勇利想,维克托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没有一句告别的离开,突然的就像当初的到来一般,果然是维克托的风格呢……但为什么早就作了多次分别的准备,胸口还是会难受的像现在一样,彷佛被什么堵住而发闷呢?

 

勇利缓缓低下头,些许细碎的浏海垂下,遮掩住了泛红的眼眶,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心思去理会观众热情的回应──因为,最在意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注视自己了啊…….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勇利用力的睁大双眼,抬手在脸上随意的抹了几下,在确定自己将过于明显的情绪稍微收拾过后,才低着头滑向场边,而就在勇利即将到达围栏边时,上头的观众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但勇利全然没有注意到,只是仍旧看着冰面继续往前滑,直到一双熟悉的冰鞋出现在眼前。

 

瞳孔在瞬间急遽放大,勇利惊讶的正要抬头,就被拉入一个怀抱中,随即耳旁传来维克托温和的低语,“临时麻烦了主办方,又请雅科夫帮忙表演服的事情,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说完,维克托才放开了还在发楞的勇利,滑向冰场正中央。

 

“喂!发什么呆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场边的尤里,提醒似的踢了一脚勇利,而后在见到他终于回过神后,才朝冰场的方向撇了撇嘴小声道,“他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惊喜。” 听到尤里的话后,勇利眨了眨眼,将目光投向了场中。

 

整个会场在维克托滑向场中央时,迅速的安静下来,接着就见维克托朝音控室的方向点了点头,而后属于他的声音缓缓自音响传了出来。

 

「这首曲子,献给我最爱的人。」

 

前奏随着话语的结束而响起,维克托缓缓抬起头──是《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开头动作。

 

在第一个勾手四周跳完美着冰后,维克托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勇利,我一直在想,到底还能再给你什么呢?不是以教练的身分,不是以朋友的身分。」

 

场上滑行的人,神情虔诚的如同祈祷那般,不再如同决赛时予人的感觉,此时的维克托,不须凭借演技,仅是单纯的想透过这首曲子,让场边正注视自己的那人明白,不愿意离开的人,其实从来不只勇利一人。

 

「从擅自闯进勇利的生活以来,已经八个月了呢,这段时间,我在勇利身上获得了许多从前没有、也未曾想过的感受,同样是因为勇利,才重拾对花滑的热情,但为什么带给我如此多美好事物的勇利,却始终对自己没有自信呢?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对我的意义呢?」

 

勇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维克托,整个人却有些颤抖。

 

又一个后内四周跳,干净利落的着冰。

 

「昨晚勇利对我说的话,是真的很令人头疼啊……」录到这里,维克托似乎是轻笑了声,才继续道,「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占着我,勇利是这么想的吧……」

 

无意识的抿紧双唇,勇利有些恍神,看着冰面上的维克托完成最后的勾手三周跳,那么耀眼夺目的一个人,上天将它带来到自己身边,就已是恩赐,怎么还能……去奢望一辈子?

 

像是理解勇利此时的想法,维克托的声音接着自音频中流出,「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喔勇利,我选择待在你身边,是因为勇利对我来说,重要的超越一切,因为……勇利是我最深的羁绊。」话语随着最后一个音符掷落,勇利睁大了双眼。

 

愣愣的看着维克托朝自己滑来,澈蓝的双眸带着笑意凝视着他,直到站在勇利面前,维克托才用食指轻抬起他的下巴,让那个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勇利看着自己后,缓慢而坚定道, “你说要让一切结束在这场比赛,可是我却想再延续久一些,不只是再多一个月、一年、十年,而是就这么延续,整个下半生。”

 

语落,勇利有些不可置信的用双手捂住半张脸,好半晌才放下手,小心翼翼问道,“维克托说的……是我理解的意思吗?”

 

听了勇利的问题,维克托有些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后,拉起勇利配戴对戒的那只手道, “在俄罗斯,将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上,是结婚的意思,或许对勇利来说,这对戒指只是为求心神安定而已,但对我来说,在这个位置套上戒指的,这一生只能有一个人。”

 

这段话意思直白浅显,勇利就是反应再慢,也听懂了这段表白,因此脸颊在瞬间染上大片红晕,嘴唇开合了几次,却是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词,只是发出一些零碎的音节。

 

维克托看着勇利紧张害羞的模样,笑着摸了摸他红透的耳垂,而后在眼前的人再次试图开口时,低下头吻上勇利的唇。

 

观众席因着维克托的举动,而传来疯狂的尖叫,但勇利此时早已听不见外界吵杂的声音,唇上的温度和触感太过真实,勇利吃惊地瞪大双眼看着维克托,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被维克托重新抱住后,勇利才稍稍反应过来,脸庞热得发烫,接着就听那人低声的在自己耳边问道,“勇利,现在,你能明白我想说什么吗?”

 

低缓而温润的嗓音,使得眼泪不可抑制的流出眼眶,勇利伸手抱紧维克托,将脸埋在他肩膀处,没有答话,却只是更用力地搂住面前的人。

 

“不要离开,留在我身边。”维克托将两人拉开一些距离,直视着勇利发红的双眼,而后郑重道,“我们结婚吧!”回应他的,是勇利环上他脖颈,主动送上的一个吻,“好。”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两人相视而笑。

 

之后几天的头版新闻,没有人去关注大赛的金牌得主为谁,而是一篇又一篇,关于选手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将结婚的报导,于是这就导致了,勇利一度拒绝踏出家门。

 

“勇利!”

“不要……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总感觉好奇怪啊。”

“没办法,谁让勇利在全球直播下主动亲我呢?”

“……”

评论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