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冰上的尤里】[维勇] 二重奏

返暖意

《二重奏》

Cp:冰上的尤里 维勇

Key:原著设定   fin

分级:NC-17 微量床戏


与其等你拆我cp,不如老夫亲自动手(不是)

 

所有的镜花水月,总有一天是要消失的。

 

意料之外的,勇利拿到了最后的冠军。

他毫无错误地完成了自由滑,完美地做到了上一次没能成功的致敬,后内点冰四周跳。

勇利管这一次的动作叫做致敬,维克托管上一次的动作叫告白。他们没能在这件事上达成表面一致,于是各自又意义不同了起来。

拿到金牌的时候勇利简直冷静得不像话,他得体的微笑着和亚季军一起接受合影,然后对着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做出吻上金牌的动作。

电视台播报着他得冠之后喜悦之情,却没想到这个冠军还没来得及滑出冰场就已经潸然泪下。

他一手拿着花束,一手还提着金牌,根本分不出手指来,只好用手背堵着嘴,眼泪流个不停,哭得简直让人心碎。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伤心,电视台只好把这个表情归结于他最后赛季夺冠情绪过于激动而无法克制,当天版面的消息标题都是“国际花样滑冰大奖赛冠军胜生勇利因太过高兴而在冰场失声痛哭”这样。

但其实这件没人知道的事情缘由,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胜生勇利本人,还有一个则是罪魁祸首维克托。

他拿到了冠军,大奖赛就彻底结束了,于是他和维克托的一切也结束了。他无法克制悲伤,正是因为知道分别即将来临。

 

维克托在冰之城堡的正中间站着,他的目光落在空无一物的冰面上,不知道怎么想到他第一次见勇利的时候。

或许不该说是第一次见勇利,而是身为教练第一次见勇利。那个时候的勇利眼睛里远没有现在的忧虑重重,他的眼睛干净透彻,每个心思都能在眼神里读出来。

青年现在的眼睛里像蒙着一层雾似的,维克托从他的笑容里看出忧虑,从他的喜悦里读出悲哀,从他的激动里读出不舍。

他们在自由滑的前一天夜里进行了一场冗长的对话,谈话内容和结果都让人生气。

为了勇利第二天的自由滑,他们没敢谈得太晚。维克托去关上了房间的灯,然后和勇利背对着背躺在各自的床上,只觉得这个夜晚根本无法入睡。

他的手在薄被下摸到了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手指捻着戒指转动,最终没舍得摘下来。

 

勇利按时出现在冰场门口,穿着那身为Yuri on ice定制的衣服。维克托背对着勇利,听到动静缓缓地滑了一个圈转过来。

“你来啦。”

勇利朝他笑了笑,从入口滑进来,“嗯。”

这个笑勉强得不行,没办法骗过勇利身边熟悉他的任何一个人,当然也没办法骗过维克托。俄罗斯人的内心动摇着,却最终还是选择当做没看到。事实上他比勇利还要糟糕,脸上半个笑容都挤不出,他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勇利的身影靠近,直到两个人变成了面对面的位置。

“我还没有和人双人滑过。”勇利为了打消气氛的尴尬而先开口,维克托却一言不发,只是伸手按下了遥控器。

“开始了。”他低声地提醒。

曲子随着他的预告在空荡的冰场里响起来,正是《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只不过和原先不同的是,这次播放的是duet版本。

于是更加深情,更加粘稠,如同倾诉着悲哀的低语。

勇利望向维克托的双眼,里面难以言说。

情深缘浅,有缘无分。

这是最后一支舞,在离别之前。


上一篇被完全和谐了……连文章都发不出。

图片依然被和谐了。

请走链接:

【不老歌链接请走: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2502&tid=3215113#Content

AO3链接请走: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80418



“你不能放弃我。”银发男人最终松开他的嘴唇,说得不容反驳又摇摇欲坠。

勇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咬着嘴唇,说得断断续续,“可是你还想滑冰,我知道,我不能……”

“当我的教练吧,勇利。”


花滑界的冰迷不知道今天的到底是哪个消息更让人吃惊。五连霸冠军尼基福罗夫今年将重归赛场参加他的最后一个赛季,而且于此一同放出的消息是,他的教练一职将由他去年的学生,去年的世界大奖赛冠军胜生勇利担任。

如果说以上两个消息已经给人重磅炸弹的话,最后的新消息大概就是核弹了。

五连霸冠军尼基福罗夫,和去年的冠军胜生勇利,结婚了。

在长谷津呆了一年,这回变成勇利跟着维克托一起回俄罗斯了。他们一起回了维克托在圣彼得堡的公寓,勇利站在屋子门口,仰头打量着和自己房间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格。

这是维克托的……家。

维克托站在他身后,正指挥着搬运公司把勇利的纸箱一个个都搬到屋子里面去。

马卡钦对于又重新回到这个熟悉的屋子表示很高兴,正撒丫子满屋乱窜。

勇利的东西终于全都搬进来了,维克托又在门口和他们说了什么——勇利听不太懂这么快速的俄语,只看见维克托和他们道了谢之后关上了门。

他和站在门口的维克托对视,然后伸出双手做出拥抱的动作。

只见维克托笑了一下,接着走过这段短短的距离,他们顺理成章地拥抱在一起。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死了,当然也重生了。

“维克托,我把自己,交给你了。”

银发男人愉悦地笑着托起青年的下巴,他们爱意缠绵地接了一个吻。

 

END


原本想写Just one last dance的梗,那是个彻底的BE。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把YOI现在有的十一集全部都看了好几遍,发现……根本写不了BE。

最后勇利变成教练这个真的是作者臆想。不要当真。wwww



评论

热度(184)

  1. 离去哀歌返暖意 转载了此文字
    返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