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酒神的恶作剧

颜子卿

*全员欢乐脑残向,轻微玻璃渣后高甜虐狗

*一发完结不敢等到周四怕被花式打脸

*时间轴是勇利赢得了本赛季冠军之后

*第十集婚戒梗醉酒梗之后的产物

*官方爸爸教导重新做人系列

酒是个好东西。

虚伪的人喝了之后会吐露真话,严厉的人喝了之后会慈祥可亲,悲伤的喝出快乐,喜悦的喝出忧郁,内敛的喝出开放,没心没肺的喝出思量。

但是勇利戒了它。

要知道戒酒这件事对于泡在“魔界的诱惑”中长大的勇利来说有多不容易。

但是一回想起那场banquet时自己喝醉了耍酒疯跟别人斗舞跳钢管舞霹雳舞还有……跟维克多的双人舞……斗舞之前还死命拉着人家维克多不放,一边在他胸前蹭来蹭去,一边糯着嗓子向维克多讨要赢后的奖励。

好吧,虽然也许维克多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在看了视频后千里迢迢去日本给他当教练,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羞耻度破表。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嫖完娼后没给钱一样的罪恶感。

好吧在此申明,这是尤里对此的评价。

他觉得尤里的爷爷有必要教导亲亲孙砸怎么说话,顺便把这孩子房间里疑是苍老师之类的盘子没收。

话说老爹,当初你抱着我窝在廊道上用筷子沾酒给我舔的时候会料到今天吗?勇利看着桌上摆满的各式洋酒,感觉胸口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啊,那不是Hannah Nico di Fabio的干白葡萄酒吗?酸度较低,口感圆润;哎呀哎呀,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带有巧克力、盐渍梅子的气息,单宁柔顺;Nani can be Beck干红葡萄酒,酸度充沛,带有细腻的泥土香气;Hannah Nico Melo带有红色果香,单宁细腻,口感柔和;Hannah Nico Meredith单宁强劲,浓郁的黑莓香气,更添一丝药草气息;嘞嘞,还有那边的……

“勇利~~你在这里一个人发什么呆啊!”披集端着一碟美式红丝绒蛋糕凑了过来,“你家维恰不就是有事出去一会儿嘛,你就这样低落了啊,come on勇利!”

……披集,我好不容易转移注意力到酒上你怎么又提起维克多出去打电话这件事啊……

那个电话,是雅科夫教练打过来的吧?现在自己已经完成了本赛季得到了金牌,按照约定,也到了维克多回俄罗斯重返冰场的时候。

虽然早就知道不管是否拿到金牌维克多都会回俄罗斯,但是还是……感到悲伤,不,不只是悲伤,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那么努力地争取,可都是无用功,到最后,终究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维克多,绝不会为胜生勇利停留。

勇利红棕色的眼睛慢慢变得暗淡无光,深色的瞳中有黑雾翻滚,透明的液体在眼框打着转,被主人强忍着挂在泛红的眼角不能滴落下来。

等到泪意消退后,勇利才敢抬起头看披集。

“……你连这个都要来张自拍合影留念吗?”

披集默默把手机塞了回去。

克里斯托夫拎着香槟瓶子冲勇利打招呼:“嘿,天使,恭喜你获得金牌啊!……不过你这忧伤的脸是怎么回事?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美丽动人,但天使的微笑还是最醉人的啊!维克多你这有罪而被上帝眷顾的男人啊,竟然让我们的天使不快!”说着,他又灌了一大口酒。

“我以前就觉得他说话有些让人不大舒服,但是今天怎么越发地齁甜了……”勇利往后面死命地缩,好避开克里斯酒气冲天蹭过来的脸。

“可能是今天提供的香槟甜度有点高。”

“你的闪关灯能为远航的渔船照亮回来的路。”

再次被挚友嫌弃的披集把偷偷摸出来的手机又塞了回去。

“呐呐勇利,我们去吃点甜点怎么样?本赛季banquet的承包方的甜点做得非常好吃啊!你看这个丝绒蛋糕,还有那边的拿破仑千层……”披集连忙把还没来得及吃的蛋糕递到勇利面前将功补过。

“……这个,会不会糖分太高了点?你知道我是易胖体质……”勇利看着手中的造型精致香味诱人的蛋糕苦恼道。

披集哈哈笑道:“没有关系啦!只是偶而吃一点又没问题!这么美味的甜点要是错过了会后悔终生的!”

在披集的诱惑下,勇利忍不住尝了一小口。

“Σ(|||▽||| )好好吃!!!!!”

“对吧对吧✧٩(ˊωˋ*)و✧!信我的绝对没错!那边还有各种各样的甜点,我们也去吃吃看!”

“(๑✧∀✧๑)☀好!”

当维克多挂了电话回到大厅时,就看到他家小猪正拉着气的要死但还是任由小猪抱着的尤里哭。

……我就只是出去打了个电话,怎么一回来仿佛进入了画风突变的平行世界…………

勇利……你这样子好像是喝醉了啊……但你不是戒了酒吗?

闯了祸的披集烂醉如泥地瘫在沙发上,举着手机宛如智障地嘿嘿笑着玩自拍。

看来两位并不知道今天的欧式甜点里面都掺了不少白兰地和威士忌调味啊……

“啊!维克多!快把这个笨蛋猪猪弄走!他丫又发酒疯啊啊啊啊啊!”注意到维克多回来的尤里大吼,“给我滚!!!!!别离老子这么近!!!!!不许哭了怎么跟个小娘们似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尤里,口是心非的孩子,别以为我们没看到你不停拍着勇利的背安慰顺气的手。

维克多快步过去把勇利从尤里的怀里接过来,半扶半抱地带到了宴会厅角落——一个花影重叠的半露天式阳台。

“……维克多……是你?你回来了……”勇利被冷风吹得脑子稍微有点清醒,从维克多颈肩抬起头,借着月光判断眼前的人。

维克多被勇利的样子吓了一跳。

勇利的眼镜不知道丢在了哪里,一双东方人特有的水墨画般的双眸现在因为哭泣显得越发水光荡漾,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眼泪,在白皙的皮肤称托下眼角如同开了两朵桃花,英挺的剑眉如今半掩在凌乱的刘海下,耷拉着之间皱起了一个疙瘩。

凄惨得如丧考妣。

“那个……勇利啊……”维克多手忙脚乱地琢磨安慰的话。

勇利好像察觉到了维克多的意图,打断了维克多的话:“……维克多,你是不是要走了啊?”

“……哎?”

“果然,维克多你要抛弃我回俄罗斯了!虽然以后能在同一个赛场上竞技但是我还是感觉好难过啊!”

“……哎?!”

“维克多之前还接受戒指说什么拿到了金牌就结婚呢果然是为了赛前安慰我啊!”

“哎!”

勇利撅起嘴扯过维克多的右手按着戒指就往下拉。

维克多急忙握住勇利脱戒指的手:“哎哎哎,勇利,收回送给别人的东西是非常不礼貌的哦!”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哭别哭但是就算你哭我也不想也不能把戒指还给你啊!”维克多拉起棉布围巾跟勇利擦眼泪。

于是勇利哭得更凶了。

“什,什么嘛……维克多你留着……留着戒指干什么……你,你想要自己去买啊……我……不管,还给我!”

“可是订婚戒指都被收回了还结什么婚?”维克多亲了亲勇利泛红的鼻尖。

“可是你都要回俄罗斯了还结什么婚!就知道哄我呵!”勇利抓紧维克多的衣袖,“维克多你啊,为什么总是说一些轻浮的话?!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当真了怎么办?!是,你是可以挥挥衣袖离开,但是我呢?”

勇利压抑着嗓音带着哭音低吼道:“那我怎么办?活该把你的调笑当真然后从今以后郁郁寡欢吗?!”

维克多愣了半响。

勇利,是这样看他的?

他,以为自己的承诺都是逗他玩的?

也许当初飞到日本的初衷并不是多在意勇利,但是在与勇利度过的这些岁月里,他的心里为勇利开垦了无边的玫瑰花田。

开心的,伤心的,有些生气的,闹别扭的,为了某个东西而寻找着的…每一个样子的勇利,他都刻骨铭心。

他以为他明白他的心意,可是他忘记了爱人有多么没有安全感不自信。

维克多抱紧勇利,长长呼出一口气:“勇利,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绝无虚言。

我说过,不管我们身处何方,我的心永远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神也不能将它们分开。

我想跟你恋爱,结婚,漫长的岁月里不厌烦地缠绵相守,垂老时相互依偎着在火炉边聊天。

你想在哪里举行婚礼?是巴塞罗那的教堂还是无垠的意大利草地?我们可以去巴厘岛,在金色的沙滩上挂满白色纱帘的椰子树下交换戒指,在花束间接吻,背后是比我的眼睛还要蔚蓝的玻璃般的大海。

蜜月旅行当然不能少了伦敦,有传说在‘伦敦之眼’最高处接吻的情侣会一辈子在一起;你想去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上看雨景吗?喝着一杯加了柠檬和橄榄威士忌,相信我,那里的夜色跟你的眸子一样美;去特罗姆瑟看极光怎么样?在游轮上我们能看到来自天堂的光,炽天使都会祝福我们呢。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想要几个我们就领养几个,如果要找代孕也没问题,只要你提出来,我都满足你。

他们可以跟着我们学习花式滑冰,或者别的感兴趣的东西。不过如果他们对花滑感兴趣,我有信心跟你一起把他们打造成下一代的世界冠军。

所以,勇利,你要相信我爱你,比你爱我还要爱你一千万倍。

只要你不放手我可以爱你永久,哪怕沧海桑田,海枯石烂。

Я люблю тебя, жизнь, выходи за меня замуж, Ён ли。

(我爱你一生一世,嫁给我吧,勇利。)”

星空璀璨夺目,无数的星子组成繁复醉人的图案,银白色与宝蓝色相融,绽放出世界上最美丽动人的光彩。

象牙白的大理石阳台上,一对恋人在花丛间接吻,爱恋的香气从交缠的唇瓣和舌尖四溢,笼罩着这对恋人沉浸在两人世界中。

巴塞罗那,首都飞机场。

“……这是什么东西?”勇利抽搐着指着维克多手里的丝绒盒子。

维克多吹了个口哨:“求婚戒指啊!”

“……啊?!”勇利还没有回过神,维克多就已经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打开盒子单膝跪地。

“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亲爱的爱人。”

维克多的眼中闪着万丈光芒。

这是梦中都不敢想像的场景。

一直以来,爱慕着的维克多竟然……

神啊,这是梦吗?

如果这是梦,我乞求你永远都不要让我醒来。

“勇利!!!!!你还愣着干嘛!!!!!快答应啊!!!!!”披集一边疯狂拍照一边大吼。

“卧槽!!!!!死肥猪你行啊你啊!!!!!我以前小看你了啊!!!!!”尤里咬牙切齿。

“维克多!!!!!干得漂亮!!!!!”克里斯托夫鼓掌。

“维恰?!!!!你是认真的?!!!!”雅科夫懵了。

“啊?啊!是,是的,我愿意……”勇利的脸如同煮熟了的虾。

维克多托起勇利伸过来的左手,将钻戒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五颗钻石在小巧精致的戒指上闪闪发光——Ты выйдешь за меня замуж?(你愿意嫁给我吗?)

Да, я готов(是的,我愿意)

很久以后,大家在冬夜里围着桌子烤火聊天。

“啊?你们问维克多求婚的前一天晚上banquet发生了什么?”勇利搅动着加了牛奶的红茶,“我也不知道啊,我一比完赛就随便吃了点点心就回酒店洗澡睡了吗?啊,第二天回国的时候维恰突然求婚我还吓了一跳呢……哎?!维恰你怎么了?!你不是没有心脏病吗捂着胸口干嘛?!维多凯!安杰丽卡!青鸣!快过来帮爸爸!你们维恰爸爸突然不太舒服……啊!披集!你也不舒服吗?……尤里奥?!你笑什么?!……啊!雅科夫教练……”

今天的大家也其乐融融呢……(微笑)

end.

评论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