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维勇】融冰

百巷转:

*他人视角,第一人称

*原创人物出没,助攻小天使

*人物不属于我,ooc可能有自由心证

*时间线在俄罗斯赛场之后新一集更新之前,也能当时架空【做好被官爸打脸准备

*请随意翻阅

实际上,得知维克托前往日本,去当另一位花滑选手的教练的时候,我有些惊讶。这个男人再次展示了他的任性,丢下俄罗斯的事物洒脱的离开了,隔天我就收到来自他的教练雅科夫的不满甚至是咒骂。

但是我清楚他只是在诉苦,我知道他有多在意维克托这个家伙,这个人是他的学生在他眼里甚至是亲子,若不是这次与维克托的职业生涯有关,恐怕他也只是骂他一句混小子然后纵容他。

但是,这时的我却对这件事的另一位主角——胜生勇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也许是因为维克托反常的反应,也许是因为他和我一样同为日本人。

我正式和胜生勇利见面,是在他在俄罗斯参加花滑比赛的时候。我带着爱人去看这场比赛,为此恋人有些奇怪的盯着我,他说“你对花滑不是没什么兴趣么,怎么会突发奇想来看比赛?更何况这次的大奖赛维克托那家伙又不参加。”

“不是维克托哦,是胜生勇利。”

“那个被疯传的让维克托亲自去当教练的日本选手?”

“啊,就是他。”

很快就到胜生勇利出场,他穿着一身黑,这件衣服我有印象,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看维克托比赛时,他所穿的衣服。

胜生勇利随着音乐在冰上起舞,因为爱人以及维克托的缘故,我还不至于只会单纯的看热闹。

我无法从这个长相清秀的大男孩身上移开视线,他在这冰面上,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展现他的魅力。就像是昙花,盛开的时间如此短暂,但却让人难以忘记;这么形容又不太准确,现在的他不只有昙花的纯洁高雅,更有溢满而出的性)感。

我兴致满满的看完他的短节目,这个人身上有维克托追求着却没有的,不仅仅是和音乐的完美结合,还有另外的东西。恐怕维克托所谓的受到胜手勇利试滑的启发,可能就和这些有关,维克托最初的目的应该是想从他身上找到突破目前状态的灵感。

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特地拖着一脸不情愿的爱人成功堵到他们。我勾起礼节的微笑,向那个看着有些怕生的大男孩打招呼,“初次见面,先生。”

单看这个有些瑟缩的身影,恐怕没有人能相信这个人就是刚才在冰上起舞的妖精吧?

“啊,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他显然有些拘谨,对我无视维克托现对他打招呼感到十分意外。这也不奇怪,毕竟多数人首先注意到的会是他身边的那个发光体,相比之下胜手勇利就显得普通得不行。

“是的哦,胜生先生。”

“呃、你叫我勇利就好……先生什么的就不需要了……”他棕色的双眼小心的打量着我语气也是小心翼翼的,我毫不怀疑我一个皱眉或者是露出一个不悦的表情他就会整个人缩起来。

“五叶,你怎么会来?还带上塔亚……”维克托看不过眼插了一句,往胜手勇利身边挪进了些一副保护的姿态。

“呵,放心吧我不会动你的勇利,怎么说我也结婚了,来这里只是纯粹的好奇。”塔亚撇了维克托一眼,“啧啧,你就不是怕我把你的历史告诉那个小可爱么。”

勇利对于现在突发的事态有些措手不及,“那、那个……”

“抱歉,忘记向你介绍。我叫金城五叶,你叫我五叶就好了,这是我爱人塔亚.罗瓦利尔。”

“你们是恋人?”恐怕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两个男人在一起,我不禁瞅了眼维克托,随即微笑的回答他,“我们三年前结婚了。”他有些懵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比赛很累吧?如果勇利想知道有关维克托的糗事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哦。”我顺带着把我的名片交给他,要快点走才行,不然维克托那家伙就要反击了。

我越发期待起他们间的发展。

显然他没有让我等太久,我收到勇利的电话,相约在一间清静的咖啡馆里。

他苦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过了一会他咬咬牙,下定决心一般说道:“那个……五叶桑能告诉我一些有关维克托的事情吗?”

我拿汤匙搅动着咖啡里尚未融化的砂糖,笑着开口,“勇利想知道维克托的糗事?”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了解他……我对他一无所知……”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一下就泄掉了,我也不再逗弄他告诉他我所知道的维克托。

我和维克托是同学,他在学生时代就有许多的爱慕者,但是却没什么朋友,因为他的性格也因为他的态度,我和他成为朋友也是因为我们们的母亲是极好的闺密。想必勇利也发现了,维克托对每个人都相当友善看似温文尔雅,实际上他戒备着他所陌生的人,其中有爱慕他的、崇拜他的、妒恨他的……时间流逝,这样的面具也就脱不下来了……

我允了口咖啡,凝视着陷入沉默的大男孩,“你知道吗?勇利,对于你来说维克托的到来是个奇迹,你的出现对于维克托来说却是一种新生。”

“诶?”

“请不要怀疑,维克托成为你的教练,他给予了你许多的帮助,同样的你也教会了他许多,他得到的不仅仅是职业生涯上的突破。维克托被称为冰上的帝王,实际上也就是个任性的有着一堆缺点的普通人……我就问一句,勇利,你要丢弃那个俄罗斯的老男人吗?”

“不是这样的!”勇利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四周的客人显然被勇利的突然举动吸引了注意,意识到这件事的勇利满脸羞红的重新坐下。“我、我不是要丢弃维克托……”

“那勇利想怎么做呢?”

念在维克托当年帮了我一把,我现在也算是还他个人情。

“……我只是,把维克托还给他们,更何况维克托,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我……”勇利低下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觉得维克托属于谁?又或者,他告诉你他想要离开?”啊啊,也是个固执的孩子。我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知道症结。

“…………他属于冰场。”再次沉默的勇利终于给出回答。

“据我所知,维克托虽然热爱花滑,但他还没有和冰场结婚的打算。”

又不说话了,我在心里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勇利,身为局外人的我多说无义,你应该更自信些,也更相信维克托一些……若你在犹豫,就去问问他的意见吧……”

“勇利!”

终于来了啊,我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决定离开。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靠这两个笨蛋自己解决,这是他们的爱情。

“谢谢你,五叶!”被维克托紧紧搂在怀里的勇利,转过头向我做出感谢。

我忍不住调侃这两人,“记得好好照顾维克托和他的发际线,勇利。”

“勇利你找五叶干什么啊?我不能满足你吗?”

“你说什么啊!我只是找五叶桑说些事!”

“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啊?勇利qaq”

……

今天的太阳很暖和啊,连那寒冰都被融化了,我想。

END

*官方已经够甜了至少现在是这样的,还是没忍住写了这个可爱的cp(*'▽'*)♪,捉虫

评论

热度(78)

  1. 离去哀歌草叶衰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