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哀歌

我曾在变成你的回忆前哭过

【RF】小甜饼

蛋叉叔叔的嘿咻:

蛋夫:



这里是发旧文的凡夫。
之前因为比较忙,终日扑街加上水逆之类比较消极怠工(。一个烦躁就把旧文删光了,本身写的就很垃圾,只留下了和队友合作的文(坑。新的一季出来后又找回了RF初恋的心动感觉,所以我胡汉三又回来啦(没有人记得你好吗
我会回复产粮状态(不好吃,所以又很不要脸的把旧文发上来让大家眼熟一下我,OOC,非常的。
总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巴扎黑(吆喝,我会尽量每个星期都有产出的,大概周日晚上会割下腿肉来,希望会有进步。
以下八个小段子,谢谢(鞠躬
对了,我是甜饼,相信我!!
   
  
#今天的大锤依旧心塞




Reese把枪和相机往桌上一撂,头也不回的推门出去,正翘着腿擦枪的Shaw抬眼瞥了他一眼,二话没说也起身跟了出去。
"你跟出来干嘛?"
"你这脸臭的一看就是一场戏,来凑个热闹。去哪?"
"夜店。"
Shaw愣了愣,快跑几步跟上Reese,"你这是继续工作还是去风流,脸这么难看和Harold吵架了?"
Reese高冷地保持沉默。
*
"你说你要跟来的。"Reese一用力,半推半拽地让Shaw推开了门。
Atlas Social Club,纽约最火爆的同志夜店。
Shaw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的好奇心,一边又仰头问他:"你来这干嘛?我们可爱的POI在这?我们这个组合进来会被殴打吧?"
可当她往吧台那边一看,就了解了一切。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Reese,小心翼翼地往吧台蹭,努力无视Resse能杀死人的眼神。

"Chocolate Roux."
"好的,小……姐。"Finch惊恐地抬起头,Shaw朝他宽慰地笑笑,"最吓人的不是我。"然后看了眼Reese的方向,如愿听到了Finch倒吸了一口凉气。
"……您稍等。"
Finch的指甲干干净净,手指握着银勺快速的搅拌着杯中的冰块,银色的调酒器上下反动。
"看不出来嘛,Harold你还有这手。"
"Shaw,我必须要提醒你,这个POI是我跟进的,我希望你马上带Resse离开这里。"
"那我无能为力。说不定你需要一些外援。"
"我不清楚你们在这里除了惹麻烦还能有什么实质性作用。"
Shaw用力翻了个白眼。
  
"两杯Curacao."
"哦好的,稍等。"
Shaw暼了眼,一位穿着皮夹克的小哥,然后往旁边挪了挪。明智的锤子远离战场。
那位皮衣男自己接过一杯,把另一杯推到了Finch面前,"这杯请你。"
"噢,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胜酒力,所以……"
"你这种搭讪方式在上世纪80年代比较适用。"Reese浑身底气压的走过来,倚在吧台上。
Shaw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咆哮,"我忍不住了,你这样实在太骚包了。"
Reese直接关了耳机。
那位皮衣男挑眉问道:"我的方法老土?"
"需要我免费教学?"
"洗耳恭听。"
"行动可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今天也乐于助人的Reese倾身向前,把手伸到Finch的脑后,将他压向自己,啃咬他的唇瓣,同时伸出了舌头在口腔里探索,让大脑当机还没有重启完毕的Finch颤抖地发出了一声呜咽,仿佛有融化的黏糊糊的蜜糖裹在口腔里。
*
Shaw默默地走向洗手间,摸出手机,打给Root,"你要是五分钟内赶不过来就分手吧。"




END
     




  




#1.1:有一位无趣的老板是什么样的感受




被小分队所公认的,Reese先生是一位很有情趣的人。
比如,当他的老板提出给他放一个假,出去放松时,Reese声称需要能让他满意的员工福利来回报自己多年来的认劳认怨,一向花钱不手软的老板爽快地答应了他。于是,他随便选了一个旅游圣地,带上活动的提款机Finch开始了自己的休假。
Shaw笑眯眯地看着整理行李的Reese,说道:"你这也太会随便了吧,一随便就随便到巴厘岛,我是不是还得提前祝福你新婚愉快?"
"别抱怨,我会建议Finch让你和Root一起出次任务的。"
"枕头风! ! !"
盘子里的菠萝片在Shaw的刀叉肆虐蹂躏下被千刀万剐。
*
飞机上,Finch担心地问道:"把所有工作都推给她们真的好吗,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需要……"
"得了Finch,你总得给人家一点私人空间,再说了,我们还有一位勇猛的警探。"
*  
又一点被小分队所公认的,Finch实在是一个无趣极了老板。
比如,当Reese恬不知耻地再一次随便选了一个度假村,这个度假村又恰好是以提供蜜月服务闻名时,Finch很不解风情的教导Reese,"你也不能这样浪费。"
所以作为报复,Reese决定让Finch一个人在一对对新婚情侣中排队订房间,借口当然是员工福利,你掏钱包。
当前台服务人员猜测地询问只身一人的Finch是否需要为伴侣安排Honeymoon的惊喜服务时,Finch转身问道站在一米安全距离线外的Reese先生,"需要吗?"
Reese不会承认自己很想说"Yes."
但是拜托,那是惊喜服务。
*
Shaw用随身小刀撬开了罐头,心满意足的叉起一块黄桃,拿起手机刷开Twitter,第一条新Tweet就是Reese上传的金沙蓝海,当头一棒激起了她的怒气,"你说他们俩能要点脸吗?!"
"别担心,老人家的情趣罢了,我们在哪都是度蜜月。"Root转过头给予风情万种的眼神安慰。
Shaw又喜滋滋埋头地吃起了罐头。




   




      
  
#1.2有一个随时为自己谋取福利的员工是什么样的感受




忙里偷闲的Fusco在午餐时间刷了下Twitter,与Shaw的愤怒不同,Fusco看到有明显炫耀意味的金沙碧海,咂咂嘴,"这眼镜儿不只是阔,简直忒阔了。"然后安心埋头吃他的芝士焗面,思考着什么时候他们能良心觉悟,不再坑队友,随便给点补贴。
而另一边,Finch和Reese准备阔阔地去潜水。Reese行动迅速的在卧室里换好了泳裤,当一座新鲜肉体呈现在Finch面前时,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徒劳地拒绝到:"我想我不能够做类似潜水的运动,而且,我没有这个计划所以我没有带泳裤。"
细心的Reese递了条泳裤过去。并且在Finch晃悠挣扎着往浴室去的时候悠悠地叫住了他。
"我要看也是正大光明地看,别担心。"他坐在床沿上,缓慢地特别仔细地用力地紧紧地捂住了眼睛。
Finch不放心,还是转过身去,准备像一阵风一样换好泳裤,由于过分着急,他忘记解开衬衣的第一个扣子,挣扎了半天才脱险,最终没能成为风一般的男子。Reese压着嗓子暗暗地笑了一声。 Finch急急忙忙转过身去,发现Reese还在尽心尽力地捂着眼睛。
只不过他中指和食指的指缝有Finch现在张开的嘴巴那么大。
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去潜水,或者,推迟。
  




       




#夕阳无限好




Reese的腿伤了,在一场外勤任务中。
但是号码不等人,Shaw和Root在跟进昨天跳出的号码,所以这位万花从中过的风流单身汉的生死就只好交给Fusco了。
而今晚这位单身汉要参加一个单身聚会。
Reese看着监控,说道:"Detective,我觉得你穿着这套西装进去,还不如让Bear出外勤呼吸新鲜空气。"
"得了,你告诉眼镜儿给我点补贴,让我置办套好西装,天天奔东走西还得被嫌弃。"
"不,Detective,Mr.Reese对你今天服装的评价非常不准确,往你的左后方看,有一位女士注意你很长时间了。"
"我看不出你还有拆我台的爱好。"Reese低头看着Finch。
"Mr.Reese,我只是希望提高Fusco对号码拯救的热情,等等,Detective,那位单身汉不在大厅里了,你注意到他了吗?"
"别担心,我刚刚看到他上二楼了,和一位……恩,穿的相当清凉的女士。"
"好的,我现在连接楼上客服的监控……wow,Detective,我觉得你需要在门外等一会,毕竟这个时候进去对双方来讲都尴尬,如果那位女士对他有不利行为的话,噢,天呐。"
"好了,Fusco,我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威胁,他们正打的火热呢,你可以下楼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任务了,记住,小声点。"
"你们两个人今天可真是奇奇怪怪,如果不需要我继续,那我去就解决一下私人问题了。"
*
"天呐,如今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吗,他们居然热情饥渴到在阳台上,恩,做……爱?"
"Finch,我得说你说'做爱'真是有别样的性感,你应该知道,年轻人总是创意无限。"
"可那是一整面落地玻璃,对着繁华的街道,我觉得对于我来说,唯一的威胁就是内心的羞耻。"
"放轻松,做爱的场所又不一定是家里。"
"公共场合?!上演一场艺术表演?!"
Reese直接拉起Finch。
"等等慢一些我们要去哪里?"
"车库。"
"你要出门?可是医生说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有同时不属于家和公共场所地方可以满足生理需求,并且不用做'艺术表演'。"
"等等,John,松手,我知道了,你口头上已经告诉过我了! !"
"那就去考察一下是否适合。"
今天的Mr.Reese也是行动派。
*
Shaw和Root终于完成了顾客回访,拖着装备和疲惫的身体飘过了Finch的房间,然后猛地一哆嗦。
"他们俩也太放的开了吧……"Shaw像一只八爪鱼一样趴在门板上听着里头传来的蜜汁呻吟。
"夕阳无限好。"Shaw压低了声音回答。
然后她们悄悄的贴着墙挪动,带着满脑子的幻想画面和破门而入的冲动。
END
看剧的时候就在想,所有的POI难道在被做表的时候都没有性生活吗?!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




       




     
#眼部治疗
  
Finch最近几天眼睛不舒服。
在今天Finch第五十六次尝试揉眼时,Root白了他一眼,"你一天下来大部分时间都盯着电脑或者手机,毕竟老年人了,容易干涩疲劳,晚上也不能好好睡觉(。去看看医生吧,你女鹅要我告诉你的。"Root指指耳朵。
Finch觉得她说的一部分很有道理。
于是他下午就去了医院,带回来一个小盒子,"我一向是很反对使用药物,但是医生说这个可以缓解疲劳,听起来像是个保健品,所以我觉得可以接受。"
一天三次,一次两滴。
*
到了晚上,Finch拆开了眼药水的包装盒,Reese干咳两声,Shaw和Root就识相地撤回了屋子里,只留下了四只眼睛和两颗探索求真的心。
Finch抬头发现可以寻求帮助的只有两个人,或是说,是一只Reese一只Bear,不对,是一位Reese和一只Bear。所以他选择了相对看起来略微靠谱的Reese。
Reese很有经验的让Finch躺倒躺椅上(对的,你猜的是对的,他在心里演练过了),摘下眼镜,拧开眼药水,俯身就用手撑开了Finch的眼睛,Finch明显大力的哆嗦了一下。
"我大概可以自己来,你只需要把眼药水滴进去。"Finch打掉了Reese的手。
接着Reese又一次俯身下去,举起眼药水,Finch"嘭"的一下闭上了眼睛。
"把眼睛睁开来。"
"我很抱歉,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的确超出了我的安全距离,你可以往上去一点吗。"
"远了我看不清怎么办。"
"……好吧我尽量克服。"
*
在Reese厚颜无耻的第六次俯身下去的时候,Root趴在Shaw的耳边,"我应该问一下Reese的隐形眼镜在哪里买的,他视力居然那么差,但我压根看不出他在狙击的时候有带。"
Shaw的表达就没有这么山路十八弯:"我觉得应该是我需要眼部治疗。"
毕竟,一天三次,一次两滴。
*
当眼神不好的Reese终于命中目标后,Finch迅速逃离了战场。所谓本性难移,当Finch坐在电脑桌前自言自语道:"这个眼药水也没有什么用,我的眼还是不舒服,而且我觉得它们应该都被我的口腔吸收了,满嘴苦味,我应该去漱个……"
Reese的嘴唇在下一秒就覆了上去,Finch正在说话的微张的嘴唇很快被咬住,下唇被不轻的力道啃咬舔砥,湿润的舌头润湿着对方柔软但干燥的唇瓣,然后用力扫过牙齿与嘴唇之间缝隙,试图挤进对方的口腔里,追逐这对方的舌头。
"我来分享一下苦味就不用漱口了。"
END




 
 
  
#关于AI




巴比伦文明里对人的产生是这样解释的:"神想要多吃,多睡,但对农耕和创造食物感到厌倦,所以创造了此等的人类帮他们处理这些事。"
所以Shaw坚信懒惰是第一生产力。
神造人,同人造机器人,或者人创造AI的初衷如出一辙,懒惰推动生产力。
"人想要多吃,多睡,但对运动和出外勤感到厌倦,所以创造了此等的AI帮他们处理这些事。"
"Root,你信奉的上帝和我可是息息相关。Finch,从某种方面,i built it。"
"就腿长来讲,我比你们进化的更加出众。"Shaw四肢横斜的卧倒在沙发上,举起了果汁盒,"为我们日益消退的四肢和发达的大脑干杯。"




Root和Finch不想理她。




 
  




#小葵花讲堂




Finch和Reese坐在电脑前,看着新号码发呆。
这次的POI叫Sarah,37岁,已婚,有两个孩子,没有犯罪记录,未曾吸毒,干净的像Shaw喝完的酸奶盒。有谁会想害这样一个人?她又会想害谁?Sarah的生活三点一线,家,商场,工作单位,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所以能接触到最多人的地方就是工作单位了?
是的,工作单位,准父母育婴培训中心,Sarah是其中的一个讲师。
Finch和Reese坐在电脑前,满脸黑线的看着新号码发呆。
Reese试图召唤Shaw,却被告知她正和Root在俄罗斯打的火热,两个人昨天刚刚爬过100米长的电网线,差点就变成了外焦里嫩的烤制鱿鱼。Reese赌10个甜甜圈,Shaw刚刚绝对偷偷咽了下口水。
根据"朋友一生一起走,我下水来你别跑"的准则,培训中心的前台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
"喂你好,这里是准父母育婴培训中心。"
"你好,我想要咨询一下这里的课程。"电话那头是一个好听的男声。
"好的,€<*®℃<+=£?®℃<+®?>!#>>>"
"&&&/@-•>℉•£%>¥℉℉™+{℉>}"
"那么你下午就要来听课是吗?讲师Sarah会在这里,如果确定了,请告诉我您和您妻子的名字。"
"喔……我的妻子现在因为工作原因还在国外,所以今天下午只有我一个人来。"
"好的,现在你需要®&®<™©…@/*#^>"
当Finch如释负重般挂了电话后,Reese传过大厅准确无误地倚到了咨询台上,前台的小姑娘一怔,努力调整状态。在这位黑衣男士的低音炮中,她经历了把日期填错,忘记选老师,把电话填到住址上的各种错误。但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了表格,抬头询问Reese妻子的名字。
那个人眨了眨眼,"我的妻子现在因为工作原因还在国外,所以今天下午只有我一个人来。"他一脸抱歉。
前台顾问突然觉得这句话好像有的奇怪,但是她现在基本丧失了判断的能力。




Reese趁着Root不在,递给Finch那条红如天边最美的晚霞的领带,满脸正经地告诉他这样看起来会显得年轻,Finch迟疑了一下还是系上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的教室,看到地板上坐着的十多对小夫妻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Finch想要临阵脱逃却被Reese按住手腕。他们分别在两块瑜珈垫上坐下,Sarah推门进来,打断了那些准父母们奇怪的目光。
Sarah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Reese观察着她而Finch正在翻查她的手机。突然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准妈妈们躺到了瑜伽垫上,而她们的丈夫握住了她们的脚踝。
Sarah老师抱歉地转过头看着他们,"下面的舒缓环节你们俩搭配着做一下吧,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技能。"
Finch在用眼神和Reese进行了激励的争辩后,还是非常不情愿的躺了下来。Reese握住他的脚踝,从这个特殊的视角可以看见Reese先生低垂的睫毛。"好的,现在请爸爸们从小腿方向逐渐向上按摩,顺着淋巴腺按摩拍打。"Finch觉得可以敷衍了事应付一下,结果人家Reese居然一丝不苟地按步完成,Finch觉得腿都不再属于自己了。
所以,当Sarah认可表扬他们这组的动作标准,请Reese上来演示时,Finch第一次产生了对这份工作的厌恶之情。
在大家意味深长的目光下。





 
 
#How deep is your love




Reese正在努力维权。
我们身手矫健的前特工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工伤,没死。
*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左肩中了一枪吗?至于那么虚?Shaw对他的好同事在看到Finch跟在Bear后面过来查看伤情时,突然膝盖一软,眉毛纠缠着做起了广播体操的"正常"反应嗤之以鼻。呵呵,明明可以靠演技为什么要去当摄像师吃饭,第1234届奥斯卡小金人一定是你的好吗?就算莱昂纳多都得靠边站。Shaw盘子里的鸡胸肉被戳成了筛子。
此时,面色苍白的像超市里糊了面包糠鸡块的Reese觉得自己将要走上人生巅峰。幻想着Finch在屋子里忙忙碌碌转来转去,一边还碎碎念着"你这种情况为什么不去医院",再投来几缕关切的目光的美好画面,Reese认真考虑着自己需不需要一辈子躺倒不干。
但Finch正趴在电脑前定位这位难缠POI的地址。
浑身冒着粉红泡泡的Reese像睡美人一样躺着等了一会,期待着那个轻柔的吻,不对,照顾,渐渐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悄眯眯地转头一看。
对对对,工作最大。
Reese嘴里叼着纱布哀伤地处理着伤口。小伤,不虚。
但把消炎粉覆到伤口上时,Reese还是到抽了口凉气。他又暼了眼Finch,唉。
*
晚上Reese很早就上床休息了,止痛药让他的头有点晕乎乎。
半梦半醒中,他听到一阵轻微的簌簌声,然后床的另一边微微沉下去一些。
Bear?Reese想要转身但是实在行动不便,但他很欣慰,平时的甜甜圈没白喂。
明天早上给你一整个,巨大的,糖霜洒两倍厚的那种。
*
只有天上的星星还醒着的深夜,Reese被伤口出传来的痛感和一点点抓心挠肺的痒吵醒,本身就不好的心情现在简直糟糕透顶,他想要抓挠伤口缓解一下却发现有一股温热的力拉着他。他低头一看,Finch的两只手圈住了他受伤的胳膊,又小心翼翼避开了伤口。
Reese傻笑了几声。
*
他在失去了一些东西后不相信一切,却对爱怀有过分期待。他想把所以好的东西都献给你。一杯煎绿茶,每个早餐的吻,一条格子围巾,他也在不经意间奢求着这一切。
他看着星光纠缠着月光落到那个人的脸上,就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此刻的一夜相拥。
How deep is your love.




   
感谢你看到这里,旋转比心




 


评论

热度(9)

  1. 离去哀歌蛋叉叔叔的嘿咻 转载了此文字
  2. 蛋叉叔叔的嘿咻蛋夫 转载了此文字